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韓文清X張新杰】時間到

回歸後的第一篇!
不是刺客是全職(笑)
短篇,應該是甜

一開始看全職就先愛上文清了
接下來才是新杰
喜歡老夫老妻的相處模式
希望大家也會喜歡

時間設定在世界賽開打時
還是有點難過文清沒去ˊˋ
所以誕生這篇
只是試寫
請大大們輕拍_(:3」 ㄥ)_

———————————————————

時間到,該睡覺了。

當張新杰再次中斷與韓文清約定的通話時間,後者實在忍不住擺出一張專業的撲克臉,無奈隔著一個四方形的螢幕,張新杰無法看見對方幾乎可以擰出血水的眉宇,也無法感受到那咬緊的牙關下鮮少出現的悲傷。

若說榮耀是身為電競選手的彼此的第二生命,那對總是不動如山的張新杰而言,自己是否甚至敬陪末座?遠在那一成不變的生活、總是擦得雪亮的眼鏡與萬年冷漠的態度之後……韓文清不滿自己居然如此臆測,以關閉手機結束整頓霸圖內部的第五天。

被褥依舊柔軟的熟悉,韓文清躺下的彷彿墮落,耳側的枕頭卻少了張新杰慣有的氣息,只剩記憶中沉穩、清新、帶有X牌洗髮精的清香,以及因思念沉積胸口而喘不過氣。

為什麼始終是自己單方面的追逐一切?

葉修與他的君莫笑、霸圖與擦肩而過的冠軍、張新杰與那對眼瞳中的愛意……韓文清煩躁如此多愁善感實在不適合自己,翻過身關上桌燈時把自己蒙進夢鄉中。

#
 


睡不著。

榮耀官方提供的住宿地點,張新杰輾轉難眠,有些訝異作息規律得驚人的自己居然有失眠的一天,只覺鼻尖的淡淡霉味應該被另一樣更為安心的氣息取代……屬於韓文清的氣息。


清醒異常的腦袋思索自己究竟掛斷了多少通來電,張新杰並非刻意避而不見自家隊長,只是以分計算的作息已是根深蒂固的習性,任何打亂規律的外力都會被張新杰毫不猶豫地排除,數次絕情的行為方逐漸聚集成一枚巨大的岩塊,每當夜深人靜便壓上心頭折磨自己。

相信韓文清也必定如此。

但依照他毫無彈性可言的個性,肯定即使寂寞了也一聲不吭。

深知此事的張新杰嘆道自己也與愛人如出一轍,難得起身打開手機卻沒有撥通電話,只是默默翻開相冊屬於韓文清的相簿,輕輕點擊一張自己偶然拍到的相片。

那天韓文清起床得比自己晚。

那天韓文清把頭靠在自己的肩上。

那天韓文清在夢中呢喃了自己的名字。

那天自己偷偷拍下了韓文清的睡顏。

望著相片中剛毅的眉宇與放鬆的神態,張新杰沒有料到自己竟因對方總是肅殺的面容而小鹿亂撞,因此如同重現當天的場景一般,張新杰讓一吻落在螢幕上屬於唇瓣的部分,神態虔誠。

時間到,該犯相思病了。

END


评论(2)
热度(7)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