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HaythamXShay】晚安

答應要寫的shaytham
結果
不是糖_(:з」∠)_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腦洞
大概文末會完整敘述
希望喜歡

*文力低迷,已無法回頭
*OOC有(哭
*這真的不是糖QWQ

————————————————————

蘸飽墨水的筆尖在紙頁書下一段眉批,筆畫繁複的字體彷彿回應著主人的沉默。

一旁音響中花俏的義大利腔唱著高高低低的歌劇,不知又在訴說哪段慘劇或歌頌哪段愛情,桌前人卻無心留意,心頭只剩幾聲斷斷續續的水聲,來自房間盡頭的浴室與裡面的人。

原是振筆疾書的Haytham驀然抬首,靛藍的瞳仁暈開於一片蒸騰的水霧。

Shay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身側,帶著一身溫暖的水氣與一張沉靜的面容。

「洗好了?」Haytham輕聲的問,大掌纏上Shay修長的指節,較平時高上許多的體溫便透過過近的距離傳來,烘得Haytham心口也一暖。

「嗯。」Shay簡短的答,下一瞬卻放開了Haytham的掌,態度從容的走到床旁。

此時Haytham已無暇顧及手頭的公務,一雙深邃的眸隨著對方停止在床頭——Shay僅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袍,尚有些濕漉的髮散在耳旁,背部的肌肉因拉開櫃子的舉動而誘人異常——這不是Haytham所期待的狀況,但對此時來說已經足矣。

「我以為你會把它放到其他地方。」Shay望著櫃內輕語,語氣全然聽不出情緒。

Haytham沒有應答對方的話語,卻深知對方不過緊張,僅此而已。

Shay很快便尋獲目標,即關上櫃門並回到Haytham身邊,不發一語。Haytham起身回應了對方瞳中若有似無的暗語,伸手擁抱Shay前不忘接過他手中的物品——

那是一把鋒利的匕首,經過仔細的消毒與打磨。

「轉眼間就這麼晚了,」Haytham拆開刀鋒的保護層,便見Shay微微點頭,揚起下頷使軀幹完整暴露在刀身下。

Haytham替他解開接近領口的衣扣,接著伸手扣住Shay的頸子,應是無比沉重的時刻卻問著突兀的問句:「明天早上吃什麼好?」

Shay聳聳肩表示不置可否,而見Haytham無奈的笑了,接著五指一使把自己拉到面前,在彼此唇上印上一吻。

「那麼,晚安了。」Haytham低語。

「晚安。」Shay只是輕聲回應。

Haytham輕笑,手腕一轉、呼吸一滯,那把匕首便刺入了Shay的胸口。

一刀斃命、乾淨俐落。

Haytham熟練的接住了Shay癱倒的身軀,雖已失去心跳卻還有殘留熱水的熱度。Haytham輕輕將Shay放到床上,伸手替對方拉上被褥,絲毫不似方纔手刃對方之人。

「明天早上見。」血液尚未凝固前不輕拔匕首,Haytham凝望著Shay逐漸蒼白的面容,低沉的嗓音更似自言自語,平靜的腦海不斷重複那巫醫降下的詛咒:

你愛的人將會在每個夜晚痛苦的死去,而後在第二天早晨復活,直到你死亡那天。

曾經Haytham完全不信這類妄語,但見如今Shay冰冷的身軀,他實在不能不為這蠹術、為Shay的決心改變心態。

#

主線比較像是
Haytham曾經剿滅過一個部落
部落的巫師就詛咒Haytham每天都會失去最愛的東西
而且那東西會以相當悽慘的方式被破壞

Haytham為此失去過女友
便決定不再愛人
而後遇到不畏死亡的Shay
兩人便決定每晚由Haytham殺死Shay
Shay就不用每天都痛苦的死去

只是腦洞
可能不會寫下去

评论(6)
热度(18)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