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EzioXAltair】惡魔的靈魂 03

接續前面的兩篇
只是突然有感而發的產物
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
後面其實也還沒想好_(:з」∠)_
希望大家會喜歡

* OOC注意
* 文渣
* 放太鬆的腦袋不值得信賴
* 大惡魔X殭屍

————————————————————

  Leonardo走後Ezio才施法復活Altair,而這便是大惡魔的本意。Altair不必知道每一件攸關彼此生存的問題,也不需為自己的自私自利犧牲奉獻。
  
  Altair在朦朧的紫氣中抽動了眉宇,不久便緩緩睜開那雙金色的眼眸,Ezio望進那片彷彿有些惺忪的沉靜,心底滿是千年來日夜溫存的柔情。
  
  Altair蹙起眉微微打量著Ezio的神情,若是此時他的身體還有代謝能力,他的耳根必定已泛起了些微紅暈。「……你又對我做了什麼嗎?」開口便滿是不信任,彼此卻皆知這不過是種傲嬌。
  
  「當然有啊,Altair,」Ezio笑著露出了尖銳的犬齒,俊俏的五官卻使此舉更似誘人的勾引。「在你死了的時候,我把你從頭到腳都好好的疼愛一遍了呢。」
  
  Ezio實在喜歡看到Altair羞得滿臉通紅卻又故作無所謂的模樣。
  
  Altair此時感覺自己連頸部的血管也沸騰了起來,如果他的血液尚未凝固的話。Ezio則溫柔的將大掌觸上對方的背脊,半扶半推的將Altair自床上帶起,而後便見Altair抬眉示意自己往旁挪動幾分,好讓他得以翻身下床。
  
  Ezio卻突然伸手將他一把攬進懷裡,動作粗魯的彷彿……在害怕,害怕一旦自己鬆手,Altair便會瞬間消散在空氣中。
  
  察覺對方如此反常的Altair先是一愣,而後心思敏捷的他便闔上了嘴,任由Ezio強壯的臂膀將自己鎖死在大惡魔的胸膛,現今只裝得下自己的地方。
  
  Altair從未見過Ezio的佔有慾如現下如此強烈,他甚至相信如果自己提出,大惡魔肯定樂意將他的肉身也一併吞入腹中。Altair順勢將頭依靠在Ezio的肩膀,心頭不禁浮現無數猜想。
  
  是自己死去的那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Altair嗅了嗅空中的氣味,沒有血腥味、也沒有魔物的惡臭,表示並非不速之客找上門來。
  
  那也有可能是更早的時候發生的。Altair的思緒回到了Ezio將自己抱在懷中並抽離自己的生命時。Altair早已失去人生的跑馬燈,因此他更能清楚看見Ezio凝視自己的深邃眼眸中,那如臨大敵、幾乎不屬於大惡魔的嚴肅。
  
  因此Ezio才特意安排自己死去?得到這番結論的Altair便已停止猜測,比起駐足原地空自猜想,他始終是個更願身體力行、尋求解答之人。
  
  「Ezio……」Altair低低的開口,卻聞Ezio突然打斷了自己的話語。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Altair,我也很樂意說給你聽,」惡魔最擅長的莫過於誘惑與說謊,此時Ezio便將這天賦發揮的淋漓盡致。Altair倚在大惡魔的肩頭、聽著他的話語,滿腦子很快的便充斥著Ezio磁性的嗓音,不久後只能對他惟命是從。「但是我有事要去人類那兒一趟,你願意先陪我去嗎?」
  
  Altair暈乎乎的點了點頭,全然不知自己已身中對方的魔法。
  
  Ezio對著Altair輕輕一笑,笑靨中卻盡是嚴肅與苦澀。大惡魔從來不想以法力壓制的方式對待Altair,或許說,打從Altair失去人類身份的那一刻開始,Ezio便不願意再強迫對方做任何事。他希望Altair永遠對自己抱有情感,哪怕是憎恨也行。
  
  Altair仍意識朦朧的躺在Ezio懷中,卻在模糊的指令中找到了一段陌生的記憶。
  
  一名身穿白衣的男人將雙眸藏在兜帽裡,對著自己露出血性的神情。自己身邊的人都隨一陣血色的陰風倒下,連匆忙衝出建築的人也無一倖免。那人卻只衝著自己微笑,伸手彷彿有意一爪勾得自己肚破腸流……
  
  Altair一顫,突然恢復了知覺。
  
  「哈哈,我也跟你一樣興奮的發抖,我親愛的Altair。」Ezio的調笑中滿是避重就輕之意。他知道Altair肯定看到了些過往的記憶,卻刻意不去詢問對方的狀況,希冀一切都能只是塵封的記憶……
  
  Ezio不希望Altair知道彼此的過去。
  
  即便Ezio已決意不再對Altair自私,他也不願意承受後續可能分開的痛苦。
  
  「Altair,」就著緊緊摟著對方的姿勢,大惡魔的語調介在輕浮與嚴肅之間,聽不出意圖為何。他的心上人沒有應話,這是Altair一貫靜聽的方式。
  
  「我愛你。」Ezio的嗓音如遠古的魔咒。
  
  Altair不是第一次聽見大惡魔對自己如此說道,卻仍因其中的愛意一時語塞。他不知道該如何回應Ezio的話語,卻也無法毫不猶豫的否認自己對大惡魔的感情。
  
  Ezio明白Altair的羞澀,因而心動的在對方的唇角落下一枚承諾的吻。Altair彷彿被Ezio的深情燙傷般猛然一顫,卻仍緩緩的接納了大惡魔的雙唇,生澀的接觸很快便把彼此拉入了一個瘋狂的深吻,分開時唇舌間仍滿是彼此的觸感與不捨。
  
  「好少看到你這麼主動……」Ezio的喘息間滿是持續下去的渴望,拇指同時摩挲過Altair的唇角。
  
  Altair因此垂下了長睫,他從來不是個善於表達情緒的人,面對Ezio的情話也只能沉默以對。幸而Ezio早已對Altair的個性瞭若指掌,從不為這般小事憤怒發火,只是會有意無意的用其他方式補償自己。
  
  向前又給了Altair一枚輕吻,Ezio雖有意繼續卻沒有這麼做的時間,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而且必須這麼做。
  
  Altair從Ezio的腿上緩緩退開,翻身往床緣的另一端下床。大惡魔看著Altair輕盈的繞到自己身邊,示意彼此隨時可以前往人界,心底突然浮現一抹不該屬於自己的脆弱與感傷。
  
  但他搖了搖頭阻止自己繼續妄想。

  只因對現在的Ezio而言,Altair才是最重要的。
  

  
  TBC

评论
热度(16)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