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韓平韓】煙花

莫名出生的腦洞君
請各位輕拍
來源是席慕容一棵開花的樹
喜歡這個cp的大大們歡迎交流

* OOC註意
* 文渣
* 人物屬於蟲爹

—————————————————————————

  一路走來也過了五個春秋,韓文清來到百花齊放的萬華國,路旁的野花與枝椏的新苞伸展在無雲的晴空,濃郁甜膩的花香都要溶進血管中。
  
  韓文清來自萬裏無垠沙滿天的大漠,如此生機盎然使他不經意皺了皺眉頭,只覺陌生的香氣都要擾亂自己的五官,便挑了一棵開在坡上的花樹稍作休憩。
  
  而他很快便覺這棵樹開得真特立獨行。
  
  韓文清擡頭看著那血紅色的花,鋒利的花瓣幾乎都要在眼上割出一道傷,如此霸氣逼人的形狀卻淡雅的不留一絲花香,落在樹底、心底都像一抹盛極卻殘缺的形象。
  
  韓文清眨了眨眼,眼底仿佛浮現一把血染的長刀,與一張血性的笑容。
  
  旅人低下頭,沒有打算保持多愁善感,接著轉身收來地上的散枝與幹花,生起一把火。
  
  這柴生成的煙還真多。韓文清在心底默默念道,看著灰色的炊煙一路沖上花樹枝梢,卻被鮮艷的花舌貪婪的卷入口中,仿佛初次見到如此新奇的事物,打算好好品嘗火焰的滋味。
  
  等等這樹會燒起來嗎?
  
  「餵,你!」正當韓文清望得出神時,背後一聲大喝吸引了他的註意。
  
  站在韓文清背後的是一名孔武有力的男人,身穿一襲血色的奇裝異服。韓文清見他背後跨了一把鋒利的巨劍、腳下踩著一片火紅的花瓣,看來不是與自己同為四海為家的旅人,便是喜歡裝神弄鬼的富家子弟。
  
  「你把那火滅了行嗎?我都要被熏死了。」那人指著火堆說道,滿臉都是厭惡之情。
  
  韓文清蹙起了眉頭。這火在這裏,他人在那裏,現下又是無風天氣,這煙要怎麽礙到他?「你是什麽人?」
  
  「我?」那人也皺眉,舉動和韓文清一樣兇悍。「我是你後面那棵樹啊。」
  
  韓文清當下便懵了。
  
  而後他果斷的轉身,不打算理會這個無聊的瘋子。這年頭什麽裝神弄鬼的人都有,但假冒自己是一棵樹也誇張過了頭。
  
  「餵!我剛剛跟你說話啊!」對方大步流星的朝韓文清走來,嗓音明顯多了一分暴躁。韓文清警覺的握起拳頭,回頭看卻見對方的步伐都踏在嬌嫩的落花上,卻輕盈的不曾壓傷任何一抹嫣紅。
  
  這人真是奇了。韓文清默默驚道,霎時認真思索起他與花樹本為一體的可能性。
  
  「你,」韓文清的語氣難得帶了些許遲疑。「叫什麽名字?」
  
  「我?」那人似乎被韓文清不著邊際的問句弄得一頭霧水,但仍沒有過多猶豫。「孫哲平。現在你可以把那火滅了嗎?」
  
  韓文清這下又懵了。
  
  一棵樹怎麽會有人類的名字?這人肯定是存心尋自己開心!還是及早離開為妙。韓文清一口咬定,而後便踢翻了火堆,順手拽起一旁的行囊。
  
  「你倒是挺好說話的啊,」那個孫哲平卻不知韓文清的用意,仍在一旁雙手抱胸的看著他。「我還以為你會要求我變一些把戲給你看,你才相信我是樹精。」
  
  隨你說。韓文清在心底冷冷的說,沒有註意到這人看著自己一臉冷峻,居然絲毫不受自己的霸氣威壓。
  
  而孫哲平仍在自顧自的說道:「莫非你是傳說中的那人?」
  
  「傳說中」三字吸引了韓文清的註意力。五年前的他便是憑著對榮耀的追求而踏上旅途,如今聽到自己可能便是「傳說」的一員,他不禁為之駐足。
  
  「什麽樣的傳說?」韓文清問道,眼神不容許孫哲平避而不答。
  
  而孫哲平也絲毫沒有逃避之意,炯炯的眼眸忽然又燃起了另一團火光。「我在想,你是不是傳說中,我在佛前求了五百年,只為與你相遇的那人?」
  
  韓文清當場放棄對話了,他的一如既往並不適用無理取鬧之人。
  
  「我是認真的,」孫哲平的話語並無半分虛假,那霎,韓文清見到對方眸中的火光產生變化,仿佛一個失去記憶的人,對自己的身世、周遭的一切感到迷惘。「不久前有個四處旅行的占卜師經過,他這麽告訴我。」
  
  四處旅行的占卜師……韓文清有不好的預感。
  
  「你說的那個占卜師是不是拿著一根煙鬥,臉上永遠掛著嘲諷的表情?」韓文清問道,那嚴峻的神情看來幾乎都要知道謎底。
  
  「……你怎麽知道?」孫哲平臉上的詫異令韓文清全身一僵。
  
  葉修……!!!!
  
  #
  
  『呦,老韓啊!你這傳訊石不是只能用一次?怎麽就用在哥身上啦?』
  
  「少廢話,招搖撞騙的家夥。」
  
  『招搖撞騙?你這麽說哥不太好啊,哥什麽時候招搖撞騙了?』
  
  「你騙了一個樹精。」
  
  『啊?』
  
  「你跟他說了什麽五百年的廢話。」
  
  『噢,你說那個啊,(意味不明的笑)哥還以為你不會經過萬華國啊。』
  
  「……」
  
  『老韓你別生氣,哥沒有騙人,那家夥上輩子確實向佛求了五百年,只為了要跟某個人待在一起。不過他變成樹以後就忘了這一切,哥之前不過是提醒了他而已。』
  
  「…………」
  
  『他現在跟著你不肯走嗎?』
  
  「……之後我一定會好好修理你。」
  
  『老韓你就別這麽殺氣騰騰啊,他可以求五百年,表示他肯定就是這種人。你只要讓他知道,你不是他在尋找的那人不就好了?』
  
  「……」
  
  『……老韓?……他這是把石頭丟河裏了嗎?』
  
  
  
  
  TBC

评论
热度(5)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