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EzioXAltair】惡魔的靈魂 04

感覺上次更新已經是上個世紀(ˊ•ω•)
大考結束來趕文
草草的寫草草的丟上來
希望大家喜歡
  
* OOC警報
* 文力歸零
* 大惡魔X殭屍
  
——————————————————————————
  
  
  人間的味道始終與Ezio記憶的相仿:臭、混雜,卻已是難得沒有魔力沾染的一片淨土,又加諸四處都有新鮮的血液與靈魂遊走,實在怪不得許多乍到人間的惡魔會止不住殺戮的慾望。
  
  Ezio帶著Altair走出大陸東側的地獄之門,為了避免少數高強的魔法師偵測到彼此,大惡魔已用魔力團團包裹彼此,凡是膽敢朝彼此接近的魔法,無論是攻擊抑或偵查,Ezio都會毫不留情的以十倍的力道治其身。
  
  Altair似乎很緊張,四周熟悉而陌生的綠意盎然已是他千年前的記憶,只是那時的他尚是個有血有肉有靈魂的活人,現在的他卻是仰賴魔力生存的死者,面對身旁生機勃勃的一草一木,Altair不明白自己究竟該擁抱這段回憶、抑或謹記自己早已死去。
  
  Ezio感受到了對方的糾結,便安撫似的捏了捏Altair的手。生於一片荒涼的大惡魔自然不會理解Altair的矛盾,但是這不代表他不能安撫對方的心神。
  
  Ezio突然憶起了彼此初遇那天,那是在大陸中部,Altair的家鄉,一個販賣鮮花的攤位。
  
  那時的Ezio盯上了一個金髮少女,而她正挽著籃子走在大街上,優雅的身段和甜美的靈魂令大惡魔不禁心神一蕩,唇角一勾便興味盎然的靠在花架上。
  
  我該像個白馬王子般躍進她家窗戶,再扒開她的皮囊。Ezio記得當時的自己這麼想,而他也記得當時身旁的攤位上,林立著一束束祭祀用的白花,朵朵都彷彿虔誠高貴的信仰,映照著Ezio殘酷血腥的想法。
  
  我該買點花送給她?記得人類女孩都特別喜歡禮物。Ezio看向一旁的花束。
  
  人類總是特別容易上當,尤其那樣年輕純潔的女孩。Ezio笑著,嘴角既是對人類的輕蔑,也是對自己的得意。這花要是是紅色的,或許會更浪漫一些?
  
  正當Ezio忖著試圖取下一束白花,一旁卻耀出一道神聖莊嚴的光芒。
  
  是天使!Ezio下意識的做出判斷,接著大驚失色的向側一退。能夠在自己毫無察覺的狀況下接近,對方肯定是六翼級別的大天使,即便這種角色不太可能出現在這種小地方,也不能不事先提防……!
  
  隨著思緒的脈絡,Ezio的魔力已接著暴漲。巷口有個有些底子的算命師受到魔力威壓,當場口吐白沫的昏死過去。人群因而發出驚惶的尖叫,有些膽小的孩子甚至飛也似的直奔回家,Ezio卻全然不在意外界的變化,一心一意只要滅了這狹路相逢的冤家。
  
  然而映入大惡魔眼簾的竟不是一道擁有雪白六翼的身影。
  
  駐足在白花前的是一名貌若天仙的人類,眼眸閃耀如金、膚色微黝如麥,一身潔白的教衣襯托著勻稱的體態與修長的背脊,連靈魂深處都透起一股莊嚴與沉靜。那瞬間的Ezio不禁看走了神,以為自己見到世間罕有的奇蹟。
  
  那人自然是Altair。而他見到Ezio始終傻楞楞的望著自己,也只是友善的點頭朝大惡魔致意。
  
  惡魔並非沒有名為愛的感情,但對於遊戲人間的他們而言,一見傾心通常只是源於受到甜美靈魂的吸引,正如人類見到美食當前總會不住情緒高漲。
  
  Ezio當時也以為自己不過是找到了更好的零食,誰知此時竟為這食物賭上了永生。
  
  大惡魔對著自己輕笑,手腕不自覺環過Altair的腰桿,力道不輕不重,嘴上也一句話都沒說,對方卻能感受到在那安分的手指之下,激烈躍動著一股熱烈的愛意。
  
  兩人又並肩走了一會兒。Ezio並不急著將彼此傳送到離此最近的村落,他享受所有與Altair在一起的時刻,尤其對現在的彼此來說,一分一秒的相處都彌足珍貴。
  
  Altair突然深吸了一口氣。
  
  「怎麼了?」Ezio笑道。身為殭屍的對方早已不需要依賴氧氣過活,如此舉動肯定只是為了迎合心境。
  
  「我們要去哪裡?」Altair卻是反問了一句。他的緊張仍然未因時間拉長而消除,周圍的花花綠綠都彷彿不斷提醒Altair自己早已死去,行走在生者的世界是一種早該受到天罰的罪行。
  
  Ezio明白Altair總是小心謹慎並喜歡追根究底,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無奈的苦笑。Altair沒有錯過那神情。
  
  「我要去拜訪一個朋友。」Ezio輕描淡寫的說道。
  
  「什麼樣的朋友?」Altair又問。即便不算剛剛的神情,最近Ezio身上也充滿了太多疑點;而Altair有股直覺,這些疑點最終連到的秘密攸關彼此的未來。
  
  Ezio明白Altair已在自己短暫的停頓間聯想過所有可能性,但他相信對方仍然被蒙在自己過去一路鋪墊的謊言裡。
  
  「我很久以前認識的朋友,他是個大法師。」Ezio再度說道此處便點到為止,留下Altair又是滿懷好奇與狐疑。
  
  「為什麼要去拜訪他?」Altair不知道自己上回死亡了多久,因而無法猜出中間可能發生什麼事。所幸Ezio對他從來都是寵溺,每回都是知無不言。
  
  但Ezio卻是只說有意說出的部分。
  
  「幾百年前他欠了我一點東西,現在到期了,我要去向他討回來。」Ezio沒有撒謊,只是只說部分事實。
  
  Altair因此住嘴了。自己不是一個善於說話的人,Ezio則不然,即便彼此有千年的時間,Altair也相信自己無法從油嘴滑舌的大惡魔口中套出任何資訊,不如收手等待下一波時機。
  
  Ezio見Altair稍作撤退,不禁慶幸道對方也保留著急流勇退的原則。現下的自己太過心亂如麻,若是Altair揪著自己一路問下去,難保自己不會不小心說溜了嘴。
  
  兩人於是默默穿越了一小片樹叢,漸漸聽到遠處有踱步與喧嘩的聲響。
  
  「是城市?」Altair問道。
  
  「不是,」Ezio則答,手掌微微鬆開了對方的腰,並飛快的替面色蒼白的Altair施下偽裝魔法。「那只是城市與城市間的流動市集,不過他也很有可能會出現在那裡。」
  
  Altair猜到Ezio所說的「他」便是那相識已久的大法師,卻不知為何每回使用偽裝魔法時,Ezio總要以唇代替手指在自己臉上輕點幾下。
  
  頂著羞赧的面容與一身魔法,Altair隨著Ezio撥開了面前的樹叢,便見一座色彩斑斕而人聲鼎沸的市集赫然出現在眼前,萬人空巷的景象令Altair心頭不禁一驚。
  
  早在Altair出生的那個年代,如此大型的市集還是天方夜譚。Ezio於是握緊了對方的掌。
  
  「跟緊我,別放手。」Ezio在Altair耳邊低語,便見對方則乖乖照做了。大惡魔默默一笑,沒有補充這座市集道路筆直,即便走散也不怕迷路,他只是想藉此和Altair膩在一起。
  
  兩人一同走入了人群之中。
  
  Altair與Ezio都穿著一身純白的套裝,大大的兜帽遮掩彼此的臉龐,脫離人群看來雖是英俊挺拔,看在人海中卻是顯眼異常,一路走來吸引了不少看熱鬧的目光。
  
  Altair感覺有些不自在,Ezio卻神色自若的在人群中穿梭。他已經很習慣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不論是因為自己的實力抑或外貌。
  
  Altair於是悄悄貼近了Ezio。
  
  「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在路上,你的朋友會不會不肯還債,事先跑了?」Altair低低的問。事實上他也不是真正擔心此事,只是希望彼此能夠更為低調一些。
  
  Ezio卻只是又捏了捏他的手表示安撫。「別擔心,那傢伙喜歡的就是氣勢與排場,我們幫他多吸引一點目光,他或許還會比較樂意幫忙。」
  
  幫忙?剛才不是說是「討債」?Altair滿腹狐疑,卻見Ezio絲毫沒察覺,便知對方雖然神色自若,心底的紛亂卻已影響了他的感官。
  
  Altair便也變得戰戰兢兢起來,跟緊Ezio一路在市集裡東看看、西看看,尋找那不知什麼模樣的大法師。
  
  突然間,Ezio在一座小攤旁停下了腳步,臉上露出了如釋重負的笑容。
  
  Altair也駐足對方的身側,第一直覺便是Ezio已經找到目標,順著對方的目光看去卻見兩個男人坐在桌前拚酒,一人蓄著金髮而身穿一套廉價的皮甲、一人全身黑衣而擱著一只修長的木杖。
  
  兩人身旁滿是大聲叫好的民眾,還有個莊家模樣的男人拿著筆在土牆上寫寫畫畫,偶爾轉身收取幾個人手中的錢幣,看來便是以兩人的勝利作為賭博的項目。
  
  Altair心底猜測那黑衣人便是傳說中的大法師,便見Ezio拉著自己走到了那莊家面前,掏出一大袋金幣往桌上拋去。
  
  「我賭那穿黑衣的人贏。」Ezio說來一點也不帶猶豫。
  
  一旁有些民眾見到Ezio器宇不凡而胸有成竹,便也瘋狂的加了些賭金在黑衣人那方,場上那金髮男人一看便大笑了幾聲,指著Ezio這方又咕嚕咕嚕的灌了一大口酒。
  
  Ezio也只是望著對方微笑,看得一旁的Altair一頭霧水。
  
  突然之間,那金髮男人彷彿神靈附體般愈喝愈快,神勇的海量使得他的對手與觀眾都是一驚。那黑衣人雖然也提升了速度渴望力挽狂瀾,卻見金髮男人絲毫不停的一杯又一杯,豪飲的速度彷彿都是直接倒入肚子中……
  
  當黑衣人搖手大喊投降之時,那金髮男人幾乎都要起身要求老闆把整座酒桶提來!
  
  一旁的民眾看了金髮男人如此豪氣,驚得都忘了自己再也拿不回大把賭金,有些甚至歡天喜地的上前與之結交,場面頓時鬧騰的彷彿嘉年華現場。
  
  Ezio當然明白Altair不理解何謂嘉年華,也無法一時習慣這個場面,便默默護著自家愛人退到場後,高大的身軀在牆邊掩著Altair不適的面容。
  
  Altair偎在大惡魔的懷裡,嗅到對方身上熟悉的氣息,心底突然湧起一股羞澀的亂流,卻仍懷疑為何Ezio要幫助那金髮男人,刻意令自己的老友出醜?
  
  Ezio卻笑著將對方擁緊,等著喧騰過去,金髮男人在幕後要求莊家分來一半賭金。
  
  「你今天做的可真好啊!」兩人看著莊家一面誇讚著一面將金幣分成了兩袋,一袋交到男人手裡、一袋放到自己的布包裡。金髮男人則是笑著說了幾句玩笑話,轉身便往市集深處走去。
  
  Altair心底便又疑惑彼此留下的意義,卻見在莊家轉身收拾物品的空檔,那金髮男人只是對空揮了揮手指,那布包裡的錢袋便寂靜無聲的凌空飛出,不偏不倚的落到他的手中……
  
  他才是那大法師?
  
  Ezio見Altair滿臉詫異,便挽著他悄悄追上了對方的步伐,彷彿有意要證明自家愛人的猜測無誤。
  
  兩人便見那金髮男人輕車熟路的拐彎走出了市集,接著動作飛快的進入一片樹林。Ezio猜到對方必定是透過傳送陣來到此地,便在對方啟動魔法前釋放出自己的魔力。
  
  那金髮男人突然全身一顫。
  
  「嘁,還以為你只是路過這裡而已,」對方低聲的說道,接著在回身那刻毫不猶豫的以魔力還擊。見了他的正臉,Altair才發現對方是個不修邊幅的男人,說是法師實則更像土匪。「你找我什麼事啊?」
  
  Ezio卻是難得放開了Altair的手,邁步向前時咧開了笑臉。「好久不見了,Kenway。」
  
  
  
  
  
  TBC

评论(2)
热度(11)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