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JacobXArno】相應

不知道為什麼
突然的寫出來了(.ω.)
沒啥太大意義

感覺也不是什麼AU
就是個架空城市
然後油炸法棍誤會滿滿ˊˇˋ

希望大家喜歡

* OOC警報
* 文渣請注意

——————————————————

  Jacob已經望著窗裡的那人很久了。

  每天,Jacob都會透過酒館的窗靜靜望著他。

  那人住在鎮上最大的一間豪宅中,身上套有一襲絲製襯衫、外罩一件真皮縫製的背心,烏黑亮麗的長髮用一條紅絲帶束在腦後,襯托出一張本已俊俏的面容更是玉樹臨風。

  那人不是那棟豪宅的主人,至少現在尚不是。Jacob倚在桌緣輕輕的想。說不定他也像Evie所看的那些無聊書籍敘寫的一樣,是個多愁善感、被迫承擔家業的繼承者。

  但如此想法也僅只猜想,因為Jacob未曾和他說上半句話,甚至不曾接近那人、看著他的虹膜映出自己的倒影。

  自己好像無意間說出了心裡的期望。

  Jacob確實有意與那衣著華貴的大少爺深交,卻不知自己這般穿梭市井的平民是否進得了他的法眼:他會不會嫌自己的衣服髒臭?他會不會認為自己的談吐庸俗?他會不會覺得自己膽大包天,竟敢上前與他攀談?

  Jacob偏頭沉思,卻也不以為憂。

  作為名震大街的黑鴉幫老大,Jacob從不擔心自己無力對付任何難題。即便那人狗眼看人低,嫌棄自己身分低微,Jacob也不是非要與他交往不可,大不了好心的轉身走人,令彼此的生活回歸最初的平衡。

  思索到此的Jacob將頭再度導正,卻見那人已消失在窗櫺,只剩一對潔白的窗簾在風中款款飄舞,彷彿一場嘎然而止的美夢。

  他這是去哪了?

  #

  Arno已經望著酒館裡的那人很久了。

  每天,Arno都會在經過酒館時悄悄的望著他。

  那人鎮日穿梭於大街小巷,身穿一套油亮的純黑皮衣、手拿一只閃閃發光的金柄手杖,一頭剛硬的短髮隨意的梳在腦後,下顎尚蓄有些許雜亂的髯,襯著一張狂放不羈的臉龐多了些傲氣自負。

  那人似乎是個有權有勢的大財主,或者勢力龐大的達官貴人。Arno握著廚子交付的購物清單忖道。說不定他便是Elise平常所說的,靠著高明的伎倆一夜致富的暴發戶。

  但這想法也僅只猜想,因為Arno不曾和他說上半句話,甚至未曾靠近那人、看著他胸口的先令映出亮晃晃的光芒。

  自己似乎不知不覺說出了心裡的期望。

  Arno卻是有意認識那氣宇軒昂的年輕財主,卻不知身為一介下僕的自己是否有資格上前攀談:他會不會覺得自己只是個又髒又矮的窮小子?他會不會猜忌自己是有意對他的荷包下手?他會不會認為自己膽大包天,竟敢打擾他飲酒的雅興?

  Arno低頭靜忖,卻也不以為愁。

  作為昔日的貴族,Arno從不認為自己的人品不值得讚揚。哪怕那人只在乎自己當今的身分,不屑與自己來往,Arno也不是非要與他深交不可,頂多留給彼此各自一座台階,令生活回到最初兩不相干的模樣。

  不經意撞上一人的肩膀,Arno連忙將心神拉回路況,卻見酒館的那人早已悄聲無息地離去,獨留桌上一只映著陽光的酒瓶,彷彿一道令人炫目的幻影。

  他去哪裡了?

  #

  「Evie,我明天大概會去那座豪宅一趟。」

  「去給那裡的守衛趕出來嗎?」

  「……」

  #

  「Elise,我明天想去街上一趟。」

  「……如果又被管家爺爺發現,Arno你又會被關禁閉的不是嗎?」

  「……」

  #

  「但我還是想去。」





  TBC?

评论
热度(42)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