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HaythamXShay】親吻三十題 19 悲傷的別離之吻

第一篇發文決定獻給海鮮組!
其實本人文筆還蠻渣而且超級低產
而且OOC什麼的幾乎一定會有…
還請各位大大輕拍QAQ

P.S.寫這篇的動力是來自於芹菜的回覆
     就是關於他們兩人沒辦法互相信任和保持忠誠
      我有感而發就莫名寫出了這樣的產物…

──────────────────────────────────────

  Haytham不懂Shay,從來都不懂。

  機智過人的Kenway大團長從來不懂Shay身為聖殿騎士卻也曾為刺客的苦楚,他也不懂對方三番兩次阻撓自己殺死各個阻擋聖殿前進的肉中刺時,那堅毅的眼眶中唯一殘餘的脆弱,他甚至不懂Shay淡淡對自己說著彼此雖然相互吸引但不會有好結局時那過度壓抑的悲傷與惋惜,他不懂,他完全不懂。

  Haytham從來都認為Shay不過是太留戀過去、不過是太杞人憂天,這是他的優點也是缺點,是Shay那難以放下的眷戀使他願意費盡心思剷除所有源於刺客的陰謀,也是他的執著使聖殿騎士得以在北美洲佔有一席之地,然而Haytham卻不甚喜歡Shay把這樣的性格牽扯至彼此私下的交情,特別是兩人難得獨處之時。

  「還有什麼事嗎,Grand Master Kenway?」剷除那最後的黑人刺客並託付Shay有關先行者之盒的任務後,Haytham再度來到的那不畏風雨的戰爭女神右舷,那時的前刺客正望著一望無際的海洋沉思,飽經風霜的面容恍若面前載浮載沉的冰山。

  「不,沒什麼,只是在你啟程前看看你的狀況。」神色自若如以往的冷傲風範,Haytham與Shay的肩頭不經意靠得太近了一些。

  因此Shay緩緩向無人的甲板挪動了幾寸。

  「Morrigan恢復得很好,只等天一亮就能出發尋找先行者之盒。」側頭凝望那對自己而言有莫名吸引力的面容,Shay輕笑著Haytham不論何時皆仍有方來殖民地時那高傲的英國貴族風範,然而這傲氣的男人卻在不久前賦予了自己一個幾乎必須一輩子遠離他的任務,令Shay不禁又苦笑著別過了已非幼稚的視線,不再清澈的瞳仁映照著汪汪大洋。

  Haytham輕輕頷首卻不再說話,向側欲握住Shay的大掌卻被對方靈巧的迴避,令那一向嬌慣的大團長不禁蹙起了嚴肅的眉宇,不明白為何Shay在這離別的時刻突然不願意接受自己難得的柔情。

  一聲「怎麼了」溢出了Haytham的咽喉。

  Shay勾起了一抹苦澀的微笑。「沒事,只是在想,如果未來的我再也見不到你,那麼還是不要留下任何美好的回憶比較好……對吧,Grand Master Kenway?」

  毫不意外Haytham瞳中的怒氣,Shay明白自己一輩子都不可能理解這凡事以壯大聖殿為優先考量的大團長的思維,但至少現下的前刺客明白自己在對方心中永遠不及那寶貴的先行者之盒,否則Haytham絕對不會如同放逐般讓自己踏上尋找聖物的茫茫大路,也不會因為自己隱晦的抗議而大發雷霆。

  「你發誓過要對聖殿騎士團效忠。」吐露此言時幾乎是咬牙切齒,Haytham實在不希望於現在面對Shay迷戀過往的本性。

  而他卻不懂Shay並不是在翻舊帳。

  「天,我是,Master Kenway,」無奈得幾乎白眼自己的上司,Shay不懂Haytham為何在彼此相處一段時日、甚至坦誠相見後仍無法理解自己的言下之意。「我並不是在向你抱怨尋找先行者之盒這件苦差事,我只是……」

  ……我剛才不過是想確定自己在你心裡的地位。

  Haytham仍舊不懂Shay瞳仁中的痛苦,他只注意到自己因被對方誤解而隱隱作痛的胸口。「不用解釋了,Shay,我派你去完成這個任務是因為我相信你的能力、只有你擁有的能力,我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質疑你的忠誠。」

  我以為你了解我,Shay Cormac。

  我以為自己在你心中比較特別,Haytham Kenway。

  那一瞬兩人再也無法了解彼此,無法了解面前這個打從第一次相遇便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男人,無法了解這個無數次替自己解圍並支援的男人,無法了解這在那片風雨交加的大海上使自己憶起某人的男人,無法了解這曾在自己的唇上留下體溫的男人。

  「我絕對不會背叛聖殿騎士,Sir。」冷冷的讓記憶滾燙昇華,Shay沉默地望著面前面露苦澀的大團長,如果你、和整個聖殿騎士團想要的只有我的回報,那我就把自己毫無意義的生命全部奉獻出去,就當作……與你、與這個世界的關係畫下一個休止符。

  東方朦朧的光芒點亮了已然張開的船帆。

  「那我預祝你順利,Shay,」同樣冷冷的令水手們起床的騷動蓋過自身的嗓音,Haytham前傾的動作令Shay只是愣然。「願理解之父引領你。」

  一個再輕不過的吻別燙傷了Shay的唇角。

  ……為什麼?

  為什麼在我認為一切只是自己一廂情願時這麼做?

  我對你來說…究竟算什麼?

  繃緊了牙關目送Haytham步離Morrigan的甲板,Shay始終沒有將最後的問句問出口,反正他從來不理解自己的上司、那個聖殿騎士團的大團長、那個曾經使自己依賴依戀的Haytham Kenway。

  而Haytham也不懂為何最後的Shay完全順從了自己送上吻別的舉動。

  END

评论(26)
热度(33)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