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JacobXArno】咖啡館三十題 11 特別的雞尾酒給特別的你

雖然是拉郎 但油炸法棍是我的本命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樣子的他們

*現代AU
*OOC一定有的
*懇請輕拍QAQ

——————————————————

  人人皆知Arno的咖啡館內有個相當有趣的客人。

  那人名喚Jacob Frye,是個既流氓又紳士的年輕小伙子,平時除了喜歡給咖啡廳內的員工添麻煩外也時常幫助店內的事務,偶爾還會和旁人述說一些倫敦的冒險奇談,不論他說的內容是真是假,來過Arno的咖啡館的客人們都很喜歡這個年輕人,並願意為了他的故事再度造訪。

  身為店主的Arno Dorian自然也歡迎這討人厭也惹人愛的小金主光臨自己的咖啡館,但前提是他不要每次光臨時都試圖在眾人面前戲弄自己。

  上週,Jacob使用某種偷天換日的伎倆調包了糖罐和鹽罐,使得當時幾乎所有客人都向Arno投訴咖啡變鹹一事——年輕的法國店長至今回想起仍覺一個頭兩個大——但也意外促成銷售量慘澹的雞尾酒大賣,帶出了意外的商機。

  三天前,Jacob神不知鬼不覺的把店內所有圍裙染成粉紅色,因此Arno和店員們不得不穿著粉色的圍裙接待客人,卻也使得當天女性顧客量大增,業績達到當月高峰。

  昨天,Jacob神秘兮兮的點了一杯特調雞尾酒,並故弄玄虛的指定要是Arno親自調製的,基於職業道德的年輕店主只得乖乖依照Jacob的要求行事,卻在飲品端上桌的同時被對方小小的調弄了一番。

  「謝謝你,但這並不是給我的,」Arno看見對方模仿著自己的動作將雞尾酒端至自己面前,雙頰上帶著一抹勾人的微笑。「這杯特別的雞尾酒給特別的你,我的愛。」

  當下的Mr. Dorian詫異的合不攏嘴。

  那霎四周的人群很配合的歡聲起鬨,雖有些較為內斂的顧客只是抿嘴竊笑,但眾人的目光都一致的期待著Arno的回應,因此咖啡館店主只是撐起尷尬的嘴角,紅著耳根向Jacob道謝,接著很配合的拖起杯座輕啜一口自己特調的雞尾酒,隨即在眾目睽睽下回到了櫃檯。

  Arno不懂當時Jacob的玩笑代表了什麼,但他十分不樂見今天的咖啡館裡滿是模仿Jacob行為的情侶,如今桌上每一杯特調雞尾酒都彷彿在嘲笑自己被一個年輕人的伎倆逗得小鹿亂撞,而自己甚至不知道對方究竟是真心誠意還是譁眾取寵。

  撩過散至額前的髮絲,Arno有些沮喪的放慢了動作。

  「怎麼了?今天心情感覺特別不好喔。」又是那熟悉的不羈語調,Arno有些不情願的抬頭,果然看見Jacob那對深邃的眸子在自己面前閃爍,咖啡館店長卻不打算搭理這使自己心煩的始作俑者,只是轉過身去試圖拿下櫃子上的肉桂粉。

  「嘿,稍微理我一下吧,你生氣了?」不吃欲擒故縱這一套的Jacob索性穿過櫃檯來到Arno身邊,而後者只是沒好氣的別過頭去不願面對前者的臉龐,這擺明不想對話的舉動使得個性急躁的小夥子頓時有些慌了,語氣中帶有明顯焦急。「是誰欺負你嗎?我可以幫你處理。」

  聽到這句話的Arno隔著後腦都想拋給對方一個白眼,因此方轉身正眼望著Jacob有些過近的臉龐,但見對方一臉誠摯的擔憂,心中那把火便再也難以復燃,心底甚至油然生起一股莫名的羞澀,只得轉而凝視著對方胸口的閃亮先令。

  「你…你還敢說!你知道自己帶給我多大的困擾嗎?我既不是你媽、也不是你的情人,請你不要再做這些騷擾我的事情了。」Arno深知自己顫抖的嗓音讓這故作的憤怒變得十分不自然,但語畢後Jacob的默不作聲更使Arno感到異常緊張,悄悄的將眼神向上移動,Arno第一眼見到的是對方疑惑的眉宇。

  「不是我的情人?我不懂,」Jacob開口打破沉默。「你昨天不是已經接受我的告白了嗎?」

  Arno實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什麼時候答應你的告白了?」腦海泛起昨天那杯特調的雞尾酒,Arno發現自己的問句似乎有些不對。「你……昨天那些話是認真的?」

  Jacob有些不悅的蹙起眉頭,似乎是對自己的一片真心被當成玩笑感到不快,然而他很快便恢復了平時隨和的模樣,只是目光中多了一分認真。「當然是認真的,我現在也能證明給你看。」

  有些畏懼Jacob所說的「證明」,Arno略略向後退一步並盡可能收斂自己苦惱的神色,耐心的向對方解釋道:「抱歉讓你誤會了,昨天我以為你只是在開玩笑,才喝下那杯雞尾酒,事實上我並沒有交往的打算……」

  尚未表明自己的原意,Arno便感覺自己的手腕上有股極大的壓力,原來Jacob在對方辯白的那瞬間便伸手緊握住咖啡店長的手腕,深色的瞳孔中滿是困惑摻雜的野性與憂慮,似乎深怕Arno再說出更多令自己難受的話語。「你…是說,你那時其實沒有打算要接受我?」

  緩緩嚥下唾沫,此時的Arno正思忖著自己說出實話的下場是否是陳屍街頭,然而耿直的天性仍舊迫使咖啡館店主開口。「是……」

  只見Jacob的表情變得更加冷峻。

  「好,」Arno絕對不會承認自己被對方凜然的一語嚇了一跳,然而看似頗為憤怒的Jacob似乎沒有注意到,只是自顧自的問著令Arno再次不知所措的問句。「那你告訴我,我要怎麼做你才會接受我?」

  霎時咖啡館裡所有的客人都往兩人的方向望來。

  Arno的耳根頓時比炭火更為火紅,別過雙眸不敢直視Jacob誠懇的眼神,然而對方似乎是認為Arno不願回答自己的問題,急躁的側身跟上店主的目光。「回答我,Arno。」

  沒有漏掉最後對方一聲低聲的「請」,Arno默默在心頭咒罵了幾聲被這個小夥子撩撥起心弦的自己後壓低了嗓音,以蚊蟲般微弱的嗓音說道:「打烊以後再說,現在你放開我……」

  Jacob的神情開心的像是收到生日禮物的孩子,而Arno卻無法對自己手腕上的勒痕露出笑臉。

  #

  外頭下起濛濛細雨,此時已是打烊時分,Arno輕輕關上咖啡館的大門並掛上寫有「休息中」字樣的木牌,隨即有些疲倦的伸展筋骨,打算將所有儀器擦拭乾淨再上樓好好放鬆一番,轉身卻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坐在吧檯旁。

  見那人笑得愜意,Arno有些懊惱自己怎麼把對方的存在忘得一乾二淨。

  Arno稍稍嘆了口氣。「喝咖啡嗎?」

  「不了,我不喜歡咖啡。」翹著腳的姿勢不變,Jacob簡短的回應在在顯示了那對眸子的專注,他正仔細的凝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舒展的眉宇似乎在等待一個答案——這使得Arno不自覺深吸了一口氣。

  兩人陷入極為尷尬的沉默。

  「為什麼是我?」一句話打破了寧靜構成的氛圍,Arno自櫥櫃中取出一只晶瑩剔透的玻璃杯,問句看似漫不經心。「我是指,為什麼喜歡我?」

  一句話讓黑髮的年輕人有些疑惑的偏過頭,語調中帶有強烈的理所當然。「喜歡一個人還需要理由嗎?我就是喜歡你,所以每天都到這裡來幫忙或捉弄你,我…就是希望你可以注意到我,或者…喜歡上我……」

  原來如此。難得見到Jacob支吾其辭,Arno並未停止手上的工作,只是覺得有些新奇的上揚了嘴角,心中對那些惡作劇抱持的不滿剎那煙消雲散。

  少了白日客人在場時視線的壓迫與緊張感,此時的Jacob只是一個追求心上人的單純孩子,而Arno則是已經閱人無數的咖啡店長,懸殊的經驗差距和難得冷靜精明的思緒令Arno感覺自己較能在對方面前穩住陣腳,也更能思索起自己每每見到這童心未泯的男人時心中所生的情愫:

  Arno不討厭Jacob,但要稱上是愛情還有些差距。

  已然得知如何行事的Arno低頭凝視著杯中正在調製的飲品,細聲回應:「抱歉,我沒辦法告訴你該怎麼做我才會接受,」

  待一陣頗為尷尬的苦笑,Jacob挫敗的低下頭。

  然而Arno的話語尚未完結。「所以,你要自己找到辦法……或許你可以從停止一些讓我頭疼的惡作劇開始,」

  無視對方訝異至極的神情,Arno有些生澀的展現出法國人浪漫的天性,瞳仁並於兩人四目相接間散發著誘人的神韻,更同時伸手將一杯特調雞尾酒送至Jacob面前,笑得耀眼至極。「『這杯特別的雞尾酒給特別的你』,我會期待你明天的光臨。」

  Jacob的面容遠比收到生日禮物的孩子更為開心。

  END

评论(10)
热度(34)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