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JacobXArno】爆竹聲響

感覺現在才發新年賀文有點晚了
所以很努力的趕出來了ˊˋ
希望大家會喜歡

*現代AU
*沒什麼CP感ˊˋ
*OOC警報
*算是咖啡館三十題的日常?

-----------------------

  記得去年春天,Ezio邀請所有朋友到義大利佛羅倫斯遊覽當地風光時,那聰慧精明的中國刺客少芸一手扯著Evie、一手拉著Elise、前方推著Aveline逛遍了佛羅倫斯的大街小巷,活力充沛的模樣令一向以坐不住聞名的眾多男性們甘拜下風,尤其以手腳俐落的Jacob和Arno最感自愧不如。

  終於在一間歷史悠久的窯烤披薩店前稍作停頓時,已然累壞的Evie忍不住在一旁的木質座椅上伸腿休息,無奈卻也欽佩的聲線詢問那還在規劃路線的中國姑娘。「感覺少芸的情緒特別高昂呢,是第一次來到義大利所以很興奮嗎?」

  而少芸則是埋首地圖頭也不抬。「第一次來確實是原因之一,但主要是因為上個月過年時我見到很多親戚、拿到很多紅包,現在可以大肆採買禮物了!」

  聽聞少芸的回應,一向好奇心切的Connor忍不住偏過頭。「過年?紅包?」

  見眾人皆露出不解的神色,少芸便興致勃勃的放下地圖,口沫橫飛的向所有人解釋道對現今的中國人而言有兩種新年,農曆新年時所有親戚會齊聚一堂吃年夜飯、發紅包、玩麻將,還會在門前貼上春聯、燃放爆竹,是個相當熱鬧的節慶。

  而Arno相信當時少芸訴說的故事便是如今自己的櫻桃炸彈憑空消失的原因。

  眾人上次出遊約莫是在一年前,推算而今正好是少芸當時所說的「農曆新年」,雖然Jacob早在數週之前便吵鬧著要到戶外放鞭炮慶祝,每每卻都被Arno一個銳利的白眼阻擋,如今讓他自倉庫裡翻到可以充當爆竹的替代品,Arno只覺自己幾乎可以被控訴以「管教無方」。

  再半個小時就打烊了,希望這段時間內不要傳來房屋著火或工廠爆炸這類的消息。

  無奈的為吧檯前的顧客外帶一杯義式咖啡,Arno在心中默默祈禱,忽見一道熟悉卻不甚歡迎的身影步入咖啡館的大門,令那年輕的法國人不禁又嘆今天禍不單行,目光睥睨的看往那走向自己的男人。

  「需要什麼?」語氣絲毫不顯客氣。

  明白這是對方的態度既有的態度,那名為Shay的男人似乎感到頗為無奈。「一杯美式,不要奶精和糖,帶走。」

  肯定是要給那個Haytham Kenway,不知自己為何討厭對方的Arno如此猜測道,轉身取出杯子時又聞一向沉默的Shay低聲問道:「你們是打算『燃放爆竹』什麼的嗎?」

  什麼意思?回過身的舉動難得不拖泥帶水,法國刺客的第一個想法是Jacob又做了某些蠢事。「我沒有,但Jacob今天早上把我的一些東西拿走了。」

  知道Arno並不想和自己分享太多,此時的Shay卻感覺自己有義務把方纔看到的一切全盤托出,畢竟那個英國年輕刺客的瘋狂是眾人有目共睹的。「嗯,我來之前看到Frye在河堤上點著火柴,身邊還擺著一些炸彈形狀的東西,我是不太清楚那些是什麼……」

  Shay的話語尚未完結,便見面前短小精悍的法國店長已失去了蹤影,甚至連圍裙也擱在一旁的桌子上,唯有原本便已啟動的磨豆機仍然持續運轉。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Mr. Cormac心累的嘆了一口氣,轉頭試圖再向另一個店員索取自己的餐點。

  #

  「Jacob Frye!」憤然奔馳至離咖啡館最近的河濱公園,氣喘吁吁的Arno一見那挽著袖子點燃火柴的身影便氣急敗壞的大喊出聲,對自己所為渾然不覺的Jacob卻只是愉悅的朝前者揮揮手,接著指指草地上一袋自倉庫中搜刮而來的櫻桃炸彈。

  Arno只覺自己快要因此氣爆了。

  「你在做什麼?這些東西可是炸彈耶!你要是在這裡引爆它們,一定會波及到無辜民眾的!」雖然知道櫻桃炸彈的威力僅止於吸引敵軍的注意,但Arno並不希望Jacob把所有危險物品都當成玩具。

  而一臉耳膜受損的Jacob則是露出了頑皮的笑臉。「我知道、我知道,我請Bell幫我分析過這些炸彈的成分了,他說這些炸彈的破壞力不大,主要的效用是在製造爆鳴聲和火光。」

  聽對方將科學家好友的分析一字不漏的背完,Arno知道Jacob並不是在向自己要求讚賞或獎勵,然而在想到該如何反駁英國刺客前,Jacob便已自顧自的將所有計畫全盤托出。

  「我之前特別問過少芸,她說燃放爆炸是為了製造噪音來趕走怪獸,用這些正好!但他們都沒有引信,所以我打算把火柴點燃再丟在這些炸彈上面。」為自己想到的方式得意洋洋,Jacob朝Arno咧開了一張笑臉後又繼續執行劃開火柴的工程,令無言以對的法國刺客只能瞠目結舌的望著對方,祈禱Jacob不要捅出自己難以收拾的大簍子。

  你不知道櫻桃炸彈只要丟出去就會爆炸嗎……算了,反正自己永遠沒辦法真心對Jacob生氣。Arno無奈的嘆道。

  而後那頑劣的英國青年果真照著先前所言將點燃的火柴丟入一堆隨意放置的櫻桃炸彈中,無奈星星之火難以引起殼內火藥的共鳴,多次嘗試都只是兩人急忙奔至數米外而虛驚一場,令Jacob不免感到灰心喪氣。

  「真是的,火柴威力不夠!」沒趣的將裝有更多櫻桃炸彈的背包和所剩無幾的火柴丟在一旁,精神緊繃與體力勞動並行使得Jacob很快便失去了耐性,幾番奔馳後只願坐在一臉鄙夷的Arno身邊欣賞夕陽西下的一片彩霞。

  「是你的智商不夠,」毫不留情的吐槽,Arno不顧Jacob故作受傷的神情便撿起最後一捆火柴紮成一束,在劃開其中一支後也點亮了英國刺客饒有趣味的面容。「看仔細了…!」

  只見細小的火花在空中化作一把迷你的火炬,在臂力的推送下不偏不倚的落入敏感的櫻桃炸彈懷中,即在Jacob調侃似的問道Arno不是應該要阻止自己時,一陣喧天似的巨響伴隨火光絢爛的爆炸毫不留情的奪去了兩人的視覺與聽覺!

  看見原本完美的草皮出現一個焦黑的坑洞,Arno感覺心臟為之一震,這就是中國人在農曆新年燃放爆竹的感受嗎?

  「哇喔!太帥了!」見證爆炸瞬間的Jacob莫名興奮的歡呼出聲,勾住Arno的肩膀便嚷嚷要再多炸幾遍,法國刺客卻難得沒有厲聲斥責對方不知滿足--畢竟兩人仍然是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反而玩心大起的和對方一起大笑出聲,轉身便要去拿丟在一旁的櫻桃炸彈再玩幾次。

  殊不知法國刺客一回頭即見背包的背帶因火花濺射而開始起火燃燒!

  Arno已許久沒有爆粗口。

  「小心!」

  Arno飛身撲倒Jacob的同時值逢威力更強大的爆炸!遠比方纔數量更多的炸彈與過近的距離使得遭到強烈壓縮的氣流產生巨大推力,令形同被人重重推了一把的兩人幾乎原地翻了一圈才在草坪上躺定,身上滿是炸彈的塑膠外殼與濃厚的煙硝味。

  Jacob嗚咽一聲後連忙起身搖晃Arno的肩頭。「Arno!Arno!你沒事吧?」

  Arno重重咳了幾聲,並無外傷卻染上黑炭的臉龐看似又要開口責罵,然而出乎Jacob意料之外的是,那姣好的面容竟在下一瞬如瘋傻般開懷大笑。

  慘了,他不會被炸壞腦子了吧…?

  有些擔憂的望著對方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的模樣,Jacob實在不知自己究竟是該隨著Arno大笑、抑或趕緊帶對方到醫院檢查腦波,然而那不知所措的英國刺客尚未拿定主意,Arno憤怒的拳頭已經讓Jacob品嚐了燒焦青草的味道。

  「你這該死的傢伙!要不是我反應快,我們倆剛才就被你這該死的混蛋炸死了!」

  我說…剛才是你丟的火柴吧?

  沒有出聲反駁的Jacob察覺Arno並無大礙後,索性放心的躺在草地上享受大難不死的慶幸,露齒一笑表達出「還是挺好玩的吧」的神色,沒有錯過對方一瞬間軟化的表情。

  Arno發覺自己果然沒有辦法真正對Jacob勃然大怒,只幸並無旁人受到彼此愚蠢的行為波及。

  「好吧……確實還滿有趣的,不過這代表你可以隨便拿走我的櫻桃炸彈!」

  Jacob眉飛色舞的模樣看來便是未聽見Arno最後的話語,令那法國刺客只是嘆道少芸說得對,農曆新年果然是一個「熱鬧」的節慶。

  而隨後趕來的警車也證實了這點。


  END

评论(4)
热度(21)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