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HaythamXShay】關係裂痕三十題 01 不再落在我身上的,你的視線

其實這篇沒有想好就寫出來了
有很多情節有點混亂
應該未來會找個時間修整ˊˋ

想挑戰虐心的標題卻不悲情的感覺
希望大家喜歡

*現代AU
*上司與保鑣梗
*兩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心靈上的缺失,但不知道表達的好不好
*文渣
*OCC警報大響

————————————————————

  被斷裂的木板刺入腹部並不是什麼美好的體驗,Shay認為自己就算不需親身體驗也能夠明白這個道理,然而自昏睡中再次醒來、並看見病床旁總是冷漠的Haytham竟為此拿反文件後,這應是撕心裂肺的記憶竟突然變得有趣了不少,尤其是在前刺客噙著笑意低聲提醒對方、而Haytham不動聲色的換了個方向後。

  Shay感覺自己似乎竊笑的太過明顯,而不住抽痛的腹肌也提醒了他這點。

  「別笑得太用力,睡了一整天不代表傷口會很快康復。」Haytham回應的輕描淡寫,眼神自始至終沒有離開那字跡繁複的文件,冷漠的神情恍若噴泉前的雕像。

  而Shay則是令回應充斥著莫名的愉悅。「感謝你的關心,Master Kenway。」接著饒有趣味的取過一旁已然削好的切片蘋果,心忖自己的傷竟使聖殿大團長變得熱衷於刀工廚藝,嘴角勾起唯有兩人獨處時才會泛上面容的輕鬆微笑。

  絲毫不顯尷尬的沉默再度包覆彼此,門齒的咬合與書頁翻動的細響在短針指向刻度三時相映成輝。

  然而不久便空無一物的保鮮盒卻破壞了這難得的和諧。

  「……Sir,你今天沒有其他事要忙嗎?」Shay的嗓音堪稱百無聊賴,側身時盡量不移動腹部使傷口得以妥善修復,正面望向那用塑膠文件夾遮住面容的冷傲團長,霎時希望時間能就此永遠暫停、暫停於現下Haytham難得放下身段之時。

  但Haytham依舊沒有放下手中的公務。「沒有,我今天休假。」

  前刺客讓吐息在安靜的病房內重獲自由,沒有戳破對方的謊言。

  即便Haytham擁有相當高明的騙術,明察秋毫的Shay總是能察覺對方一聲停頓、一陣挪動間的弦外之音,因此他非常清楚Haytham肯定是為了自己推掉了整天的行程,直到Shay昏沉的腦袋終於脫離這該死的傷口帶來的暈眩與疲倦感。

  心口湧上的陌生幸福令Shay咽喉一緊。

  感受胃部的滿足感和細胞自我修復必然的疲勞,前刺客不動聲色的讓電動病床恢復成水平的模樣,仍然連接點滴的手臂時常精巧卻難得溫柔的覆上身旁與自己大小相仿的手掌,微笑試圖令鮮少發生的一切減低尷尬。

  Haytham沒有讓臉龐脫離文件的壟罩。總是高貴的掌心卻緊緊包覆了那險些失去溫度的愛人。

  「Sir,別再想了…這不是你的錯,我沒有注意到……」周公的棋局召喚著Shay的意識,前刺客卻明白自己必須在這場絕非冷戰的冷戰擴大前安撫Haytham、沒錯,安撫Haytham Kenway,而不是那比任何人都要高傲冷酷的聖殿領導者,殊不知對方竟先行以一股近乎自責的英國腔打斷了Shay的話語。

  「不,時機還不到,我卻下了命令。我讓你必須跳下高樓、讓你受了傷、讓他們開始對我們抱持警戒……」

  該死。別這樣。

  「Sir,」睜開沉重的眼皮將睡意暫時拋諸腦後,Shay明白Haytham如此脆弱的一面只會在緊繃的精神達到臨界值時才會表露無遺,若棄之不顧必定會使對方原本便不完整的心遠比現今更為扭曲晦暗,即將脫口的話語卻在Shay眼見Haytham的面容後嘎然而止。

  那副仍然冷傲的臉龐上,Haytham一對混濁的眸子血絲滿布——

  「Haytham……」Shay此時才驚覺這次的自己不只昏睡了「一天」。

  「醫生說你醒來的機率微乎其微,也說你隨時可能會在手術的過程中死去……」Haytham避開了Shay的目光,頭一次,既視感使一切回歸當年在Kenway大宅裡笑鬧的一對父子,與眼見一名金髮男人倒在血泊的夜晚兩相重疊。「我已經厭倦失去了……」

  猜測對方眼眶中的血紅不僅是來自睡眠不足,Shay堪稱掙扎起身試圖穩住Haytham即將崩潰的情緒,血壓不足帶來的暈頭轉向卻使前刺客正巧與對方的擁抱緊緊相契,炙熱的體溫隔著多層衣物仍然不減。

  或許自己不該在身為刺客時養成以跳樓脫離槍口的惡習。Shay仍然昏沉而自責深切的腦海泛著如此漣漪,Haytham以臂膀的力度傳達而來的擔憂與驚惶卻將所有負面思緒化做應允,化作總是要在經歷生離死別後才刻骨銘心、並且一路讓兩人相依相伴的承諾。

  「我會一直在這、在你身邊,Haytham……我很抱歉。」抱歉我只專注於完成任務、抱歉總要透過傷痕確認對方的重要性、抱歉我們都缺乏健全的情感……我不想再讓彼此的視線始終充滿悲傷。

  Shay沒有將最後的話語說出口,若非必要,他絕不會是個肉麻、或言柔情的人,但前刺客知道Haytham會明白、Haytham一向能夠明白。

  而Haytham則是讓視線躲避於對方結實的肩頸。


  END


评论(10)
热度(48)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