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HaythamXShay】我養的貓

想寫他們兩人的甜餅
預計可能會寫後續或者前傳
希望大家喜歡

*現代AU
*變成人類梗,鱈魚本來是一隻貓,某天被海參撿到,結果相處一段時間就變成了人什麼的
*可以把海參當成某CEO,康納是助理啥的(╯▽╰)
*OOC注意
*文渣

——————————————————

  「Father,誰是Shay Cormac?」

  「他是我養的貓,還有不准偷看我的對話紀錄,Connor。」

  有時候Connor實在無法忍受Haytham將自己當成三歲小孩看,手機螢幕上這段頗具深度的對話明顯不像是一隻貓有能力打出來的,而Haytham那張冷若冰川的面容居然未因說出如此荒謬的言論而有所動搖,更使不再不諳世事的印地安男孩大大蹙起了眉頭。

  「那麼他真是一隻聰明的貓啊。」

  伸手正要放下Haytham的手機,Connor頓時感覺到那堅硬的四方形一陣莫名的震動,打開螢幕正好看見「那隻貓」來訊。

  「Father,你家的貓說要來找你。」

  Connor從未見過父親如此激動,事實上,他根本不相信這個看起來一臉辦公室主管模樣的男性有能力做出速度大於時速五公里的舉動,然而此時Haytham卻迅雷不及掩耳的奪過自己手中的3C產品,熟練的高速敲打著螢幕上的鍵盤。

  搞什麼?Connor在心中發問,卻未開口提出疑點。

  只見Haytham的目光約莫花了三十秒停留在手機螢幕上,接著鄭重抬起那張仍然冷漠高傲的面容,面不改色的吩咐道:「Connor,等等要是有個男人來這裡找我,告訴他稍待片刻,我很快就會回來。」

  Connor漫不經心的發出輕蔑的哼聲。「Shay Cormac?」

  而Haytham只是無奈的點頭。

  「真是奇怪了,我以為Shay Cormac是你養的貓呢,」語氣中難掩濃厚嘲諷,Connor在挑眉望向父親——他絕對不會說這是向爺爺學來的——的同時發覺對方竟是真心低聲下氣的拜託自己,一股迷樣的陌生感頓時襲上印地安大男孩心頭。「你現在要去哪裡?」

  「我等等有一個重要會議,不能缺席,」Haytham冷若冰霜的表情理所當然的聞風不動,令Connor不禁懷疑方才罕見的卑躬只是錯覺。「還有一件事,不要和Shay起衝突,Connor,好好相處。」

  後者只是頷首應允。

  為什麼這時候才表現的像個父親?目送Haytham離去的身影,Connor竟在瞬間錯以為自己是個被父親贈與秘密生日禮物的小男孩,而方才父親正溫柔的叮嚀自己要和「新禮物」好好相處,儘管那絕對不是一個適合Haytham的形容詞。

  即在Connor的思緒飄往無涯天際時,一陣規律的敲門聲硬生生截斷了印地安男孩悠遠的目光。

  說曹操,曹操就到。

  「請進。」下意識的模仿著父親的語氣,Connor雖對自己的思緒遭到打斷一事感到些許不快,印入眼簾的畫面卻使他瞬間將之拋諸腦後並停格了將近三秒鐘。

  猛然低頭瞥往桌邊的月曆,現在是夏天沒錯啊!

  踏入Kenway辦公室的是個身材頗為高大的黑髮男人,略帶老態的面容刻有歲月的痕跡,身著——這也是使Connor感到最不可思議的部分——一套厚棉布製的黑底紅邊大衣,頭部也罩上僅是一瞥便足以熱死人的同色兜帽,儼然是個自懷舊電影中走出來的復古人物。

  好吧,或許他的外貌不是那麼的復古,但絕對是個十足的神經病。Connor在心中加上註解,一面對那人露出專業級的撲克臉。「你有什麼事嗎?」

  Connor似乎從來沒有對人這麼禮貌過,只見對方有些不知所措的回頭,接著緊緊蹙起眉頭,答道:「我…找Haytham Kenway。」

  毫不意外。「你是Shay Cormac?」

  似乎沒料到Connor的反應竟是如此,那人震驚的表情幾乎一覽無遺,不禁使印地安男孩好奇起這傢伙究竟是多麼資深的鬱宅族,能夠不擅與人對話到這種地步。

  然而Shay仍然硬著頭皮的點頭。

  「他現在有個會議,可能一段時間後才會回來,不過他要我告訴你在這裡等他。」話語到此,Connor忍不住打量起那人一頭霧水的表情、以及穿著行頭,當然這也是從爺爺那裡學來的。

  待對方終於恍然大悟般的選擇了沙發的一角坐定,Connor總算有機會靜靜觀察這詭異至極的人物——首先,他在七月穿著這樣的衣服不會熱嗎?還有,他和父親會是什麼樣的關係?父親怎麼會認識他?他真的是父親手機裡的那個「Shay Cormac」嗎?能打出這樣的語句怎麼可能連自己的話都聽不太懂?還是他們只是這麼湊巧的同名同姓?

  時光流動的速度肯定比時鐘上旋轉的齒輪慢了無數倍,Connor如鷹的視線仍然打量著那顯得十分不自在的陌生男子,有些好奇他緊蹙的眉宇與不安的碎動,腦海中不禁浮現父親那似假非假的一句「他是我養的貓」,突然有些認同這番話。

  他看起來就像一隻初次見到生人的公貓。Connor暗暗思索道,只不過貓絕對比這傢伙要可愛多了。

  正在持續寫下內心的評語時,兩人不經意四目相對,只見Shay Cormac炸毛般直起了肩胛,眼神中露出貓科動物特有的尖銳目光,令本僅止於猜測階段的Connor更是警戒的握住了袖中的暗器,衝突一觸即發。

  「你們倆居然真的有好好相處。」開門的瞬間打破了室內原有的劍拔弩張,Haytham意外的早到使得兩人間的緊張感在一瞬間無聲的撤銷所有張力,因此Connor便放鬆的收起手中的暗器,Shay則是立馬起身疾往Haytham的方向。

  Connor發誓他絕對看見這個高大的男人撒嬌似的往父親身上蹭,接著被Haytham神不知鬼不覺的安撫後拉開了距離。

  「這麼快?」Connor低聲詢問時語帶質疑。

  「今天效率特別高,」Haytham側過頭和Shay說了幾句話,而對方抿著唇點了點頭。「我下午要請假,就拜託你留守了。」

  效率高肯定是因為看到你一臉肅殺吧。Connor沒有開口吐槽,只是以疑點重重的目光再度打量著那籠罩在迷霧中的男人,調侃的瞥了Haytham一眼表示明白。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係?Haytham和Shay離開後,始終靜觀的印地安大男孩終於忍不住擺出了一副絞盡腦汁的表情,殊不知那較善於身體力行的腦袋竟立刻做出了最壞的假設,使Connor不禁揉了揉乾澀的眼睛。

  噢,就算他是個女的我也絕對不會稱呼他為Mother。

  TBC

评论(4)
热度(48)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