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HaythamXShay】關係裂痕三十題 10 我的在乎,你無所謂

虐標題甜文第二彈
這篇寫了很久
但是很短小+一直都沒放上來ˊˋ
希望大家喜歡

*OOC警報
*文渣
*Rogue最後序列的前傳?
*可能不那麼甜ˊˋ

—————————————————————

  即便擁有遊隼般的意志與戰爭女神的護佑,Shay仍舊僅是一個血肉之軀的凡人,夜深人靜的夜晚會因噩夢驚醒、孤獨一人的時刻會思鄉懷親,受到打擊的剎那也會茫然猶豫、倉皇無助的時期也會尋求溫情。

  而當那總如冰山屹立不搖的身軀受外力撼動而傾頹,雜念晦想便會自那機不可辨的靈魂裂縫蔓生而出,如同現下與Haytham共同踏上征途的Shay,連Morrigan熟悉的床墊也使前刺客深感輾轉難眠。

  倚上深愛的人寬闊的背脊,Shay無奈發覺Haytham的體溫並未給自己帶來太多安全感,這細微的舉動卻使一向冷若冰霜的大團長因而睜開了一對深邃的雙眸,深色的虹膜在經過多重反射的月光下緩緩眨了又眨。

  「……怎麼了?睡不著?」Shay能從Haytham的語氣判斷出對方依舊睡眼惺忪,卻顧念著自己的感受而強撐意識。

  Shay總是喜歡Haytham如此不經意的體貼。

  「沒什麼,sir,」將長臂環過對方的腰際扣上安撫的擁抱,Shay不想讓自己的杞人憂天打擾Haytham的一夜好眠,更別提明日一早又將面臨的探索與爭鬥。「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

  不僅長時間的相處能使兩人相知相惜並對彼此瞭若指掌,短時間卻近距離的相處也能達到相同、甚至更勝一籌的效果,因此與Shay同樣淺眠的Haytham並沒有被輕易搪塞過去,反而動作緩慢的翻身面對自己的愛人,總是隱藏太多祕密的眸子溫柔的誠摯。

  「在思考什麼?」

  該死,自己就從來沒有成功用眼神讓Haytham吐實過。Shay如此無奈卻也寵溺的發覺,思至自己不可能再有說謊的機會,將久未散下髮絲的頭顱一定直視面前炯然的目光。

  「我……」Shay真希望自己能夠抹去這段一開口便接不下去的記憶,好在Haytham的眼神中總是鼓勵大於調侃,有時甚至兩者皆有。「我在想…明天之內大概就能碰到Achilles他們了,要是我們沒能阻止他的瘋狂行徑、或者是在阻止前遭遇不測……」

  沒有不耐的開口催促,Haytham靜待Shay完成他的話語,殊不知那靈巧聰敏的前刺客未將焦點著重於身為聖殿騎士的驕傲與使命。

  「我是不是…便失去您、失去了一切。」

  話語最後的Shay闔上了雙眸,原因在於不望見到Haytham嗤之以鼻抑或反唇相譏的模樣,自己確實是提出了一個不合時宜且無關緊要的假設,在兩人即將面臨更嚴重的問題時——只因自己不願落得一無所有。

  而大團長似乎沒有打算承接前刺客句末的沉默。

  「我並不在乎這件事,」果然如此。「因為我確信,有你在、我們不可能失敗。」

  Shay現下更希望自己能夠抹去睜眼時一臉錯愕的醜態。

  「我不會放任刺客們為所欲為,也明白你絕對會竭盡全力,因此這個任務不可能失敗;」Haytham堅定的眸子如同火炬,霎時使Shay憶起首次望見雄鷹飛翔時心中難以言喻的憧憬與澎湃。「而且,就算那不到萬分之一的可能真的發生、我們失敗了,你也不會獨死、抑或苟活,我會和你並肩走到最後。」

  Haytham的聲線太過誠懇,Shay實在無法說服自己不加相信,感受對方落在自己眉角疤痕上再輕柔不過的吻,前刺客發覺方才一切果真只是於心不忍致使的庸人自擾,只要Haytham對自己有信心、相信一切能夠圓滿結束,Shay便也不在乎這般紛紛擾擾。

  「謝謝你,sir。」將彼此更加擁入懷中,Shay不須眼見便能描繪Haytham嘴角少見的笑意,前所未見的安全感如溫暖的手掌撫平了心口那道晦氣發散的裂口,也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Shay有些希望時間能夠暫停於此處。


  END

  而Haytham最後派Shay出發尋找先行者之盒,永遠離開他身邊。


评论(16)
热度(24)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