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HaythamXShay】關係裂痕三十題 06 好想了解你,你卻避而不談

久沒更文
寫出來的依舊短小ˊˋ
沒什麼技術含量也沒什麼劇情
希望大家不嫌棄

*虐標題甜文第三彈
*OOC警報
*文渣

——————————————————————

  如果說Achilles愚蠢的教條和Liam無情的追殺是Shay決心叛逃的原因,那麼Monro上校的死便是他更決加入聖殿騎士的契機,即便當時的他並不如此刻忠心耿耿——Shay深知聖殿騎士看重的並非自己有勇叛變教條的決心、而是那自刺客陣營習來的特殊能力,也明白自己不過被當成一枚自願放棄自我的好棋——遇見Haytham卻使一切犧牲變得義無反顧、而當仁不讓。

  初次見到Haytham時,Shay並不意外對方一臉凜然的高高在上,身為獨身掌管整個北美殖民地的大團長,不動如山的威儀與不苟言笑的形象是必要的根基,堪稱一無所有的前刺客卻時常察覺對方私下交談時不經意顯露的特殊幽默,彷彿深海大蚌嘴中的珍珠般罕見而獨富魅力。

  Shay始終記得那座大理石噴泉旁有關「歷史」的笑話,Haytham輕鬆笑語的模樣絲毫不同以往拒人千里的大團長。

  出於莫名的好奇與難以言喻的衝動,Shay自此而後便總是希望能夠再看到多一些、多一些Haytham私下的模樣,不似那沉默寡言的大團長、而是更貼近Haytham Kenway的模樣。

  Haytham首度吻上Shay後,這個想法更是在後者心中恣意膨脹。

  「Sir,」

  方才洗漱完畢的春夜,Shay輕聲喚道桌前撰述著日記的大團長,沙啞的嗓音幾乎給了對方些許誘人的期待,那對調侃意味甚深的眸子卻使Haytham在回頭同時感到失望。「『兇惡船長先生』對您的衣櫃做了什麼事?」

  Haytham的表情頓時恍若見到刺客般嚴謹肅殺。

  凡是待在Grand Master Kenway身邊的人皆會明白,只要Haytham露出如此冷肅的面容便表示他不想持續這個話題,且若輕易忽視這個神情便會收到一把嚴厲的利刃——無論是有形抑或無形——搭在咽喉上。

  因此翻閱著Haytham過往日記的Shay不禁失聲輕笑,並意味挑釁的以指尖嵌住記有兒時往事的書頁,只因明白對方對自身情有獨鍾的寵溺。

  Haytham絕不輕易對Shay大動肝火,無論是出自疼惜抑或形象,然而自尊心甚高的他也不可能百般壓抑自己偶爾突生的不悅——尤其當Shay揶揄似的詢問起自己過往的糗事時,更別提對方還過分的經常如此——因此Haytham總以一張足以冰凍火焰的面容回應前刺客所有私密的問題,令對方自行處理無語後煎熬的尷尬。

  殊不知Shay天生便對嚴肅神情免疫,甚至玩笑似的替此取了一個「Haytham式懇求表情」的名號,意在調弄Haytham只是變相的請求自己別再多問。

  「我只是問問。」噙著笑讓目光再度落回書面,洋洋得意的Shay並不恥於承認,自己總是以看見高高在上的Haytham委身為樂,也不那麼在乎那有奇異名字的小貓是如何破壞Kenway大宅的家具,前刺客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更接近對方、那個只是個普通男人的Haytham。

  而一記回馬槍隨即不偏不倚的擊中了Shay的腦門。

  「那我也只是問問,你之前寫給那女性刺客的情書最後如何了?」

  Haytham聽見後方傳來紙頁紛亂的雜音,心忖自己未來或許該更常邀請Shay對酌幾杯,以免腦筋卓越的前刺客以為自己佔了上風。

  Shay焦急的否認更使Haytham露出了笑靨。

  

  END

评论(7)
热度(31)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