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馬庫斯X賽門】總是在道別

前言冗長注意

無可避免的進入了底特律坑ˊˇˋ
特別喜歡馬賽曲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AU
有點像是原著
不過不一樣的是仿生人是一種神妙的種族
從過去他們就有個不成文的規定
就是他們必須要和人類簽訂奴僕契約才有生存在世上的權利,而且這個契約只有人類能解,除非當事人死亡
大概就是原本馬庫斯是卡爾家的僕人
之後也是誤傷卡爾的兒子
只是被追殺過程中馬庫斯逃跑到一個大宅裡
大宅裡有超多仿生人
當然明文禁止戀愛
大宅的主人正好需要一台新的仿生人
因此收留了馬庫斯
在那裡馬庫斯遇到了賽門,愛上對方(•ω•)
但他自己和卡爾的契約卻未解
因此他尋思自己的契約很快就可能會使賽門和大宅主人碰上麻煩
因此自願離開此處
之類的ˊˇˋ

希望大家隨便看看就好
  
————————————————————

  
  「馬庫斯,我……」美麗的PL600哭出滿臉淚花,朵朵襯著那對藍寶石般的雙眸閃閃發亮。
  
  馬庫斯卻只能對賽門露出一抹似哭似嘆的苦笑,低沉的嗓音容不下任何如怨如訴的柔情。「你知道,我本來就不屬於這裡……我該離開了。」
  
  賽門搖著頭,滴滴淚水都是心的碎片。他只是大宅裡區區一具家事仿生人,本是不該擁有自主思考的權利,此時的他卻深深跪在自己膝上、手掌抓著馬庫斯的衣擺,傷痛欲絕的求對方不要離開。
  
  「賽門……」馬庫斯蹙眉,語氣中不經意洩漏了自己的不捨。他絕非生而鐵石心腸,這一年來與賽門朝夕相處,馬庫斯早已為這溫婉體貼的PL600傾倒,若非兩人身上各自背負著未解之約,他早已不知會帶賽門浪跡天涯多少回。
 
  然而此時的馬庫斯只能狠下心,他個人的罪孽絕不能讓賽門一起承擔,哪怕賽門為了自己啟動自毀……也比回廠報廢要好上無數倍。
  
  「……放手,賽門。」馬庫斯低語,嗓音彷彿來自遙遠的地獄。
  
  聞言的賽門抬起澄澈的眸子,僵硬的下頷早已吐不出隻字片語,只能更加猛力搖晃金色的腦袋,彷彿認為只要自己將頸部甩斷,馬庫斯便會因心疼而停留。
  
  馬庫斯心頭一抽,淚水在眼眶翻滾,手頭卻乾脆俐落的捏住了賽門的下頷,將那脆弱的模樣再次印入自己的眸中。彷彿在對彼此的靈魂訣別般,馬庫斯輕輕闔上眼,托起賽門的顎骨便吻往那柔軟卻易碎的唇瓣。
  
  第一次親吻的甜美,正如最後一回般痛苦。
  
  賽門沒有掙扎,卻嗚咽出聲。馬庫斯感覺到對方的哭腔沿著舌尖滑入自己的咽喉,如蜂蜜般滑順可口、也如刀刃鋒利割人。他們渴望彼此,卻不得不狠心放手;他們疼惜彼此,卻總是互相傷害。
  
  馬庫斯放手時,賽門已因電路過載而強制關機,倒在潮濕的地面上發出沉沉的悶響。馬庫斯默默望著賽門倒下,沒有伸手接住對方,因他明白只要自己再次接觸賽門,便一輩子也放不開了……
  
  「再見了,賽門。」馬庫斯低語。他不敢輕易說出「永別」,因為對他而言,這段記憶已被深深刻入記憶庫,哪怕自己終有被報廢那天,它也會隨自己一同成為廢鐵……
  
  馬庫斯輕輕轉過身,不給自己多看賽門一眼的機會。
  

  #

  
  耶利哥,傳說中的仿生人天堂。在那裡,任何仿生人都不再受契約與主人的約束,每個人都是自由的。
  
  馬庫斯已追尋那片天地數月之久,卻總在臨門一腳迷失方向,彷彿冥冥之中有股聲音在告訴他,他並沒有做好進入耶利哥的準備。
  
  馬庫斯孤身坐在夜裡,淋淋雨珠打濕了他的身與心。他不解自己究竟少了什麼資格?缺了什麼準備?以致自己必須永遠過著擔心受怕的生活,在人類與契約的迫害下東躲西藏。
  
  馬庫斯抬頭望著天。灰濛濛的,什麼也看不見。
  
  他闔上眼,幻想雲朵後便是一片蔚藍的艷陽天,一道溫煦的陽光穿透了陰沉的烏雲,恍若一對柔和溫暖的手掌,拂去自己的無力與傷痛。
  
  一隻掌竟真的在黑暗中觸上了自己的雙頰。
  
  「馬庫斯…?」馬庫斯聽到對方如此喚道,嗓音溫婉而低沉,正如自己朝思暮想中那擁有湛藍雙眸的那人……馬庫斯因此想也不想的睜開了雙眼,期待那應許的耀眼金光耀入自己眼簾。
  
  「賽門…?」
  
  賽門,是賽門!滴答聲響中,馬庫斯看著他撐著一把全黑的傘、提著一籃日常用品,藍寶石般的瞳仁耀出了柔和的光芒,仍然美麗的面容又綻開一朵朵驚喜的淚花。「馬庫斯……真的是你!」
  
  馬庫斯不知道自己有否哭泣,卻聞賽門已是泣不成聲,掌心顫抖的連傘柄也握不穩。
  
  幾乎無需再次交換數據,馬庫斯便已清楚理解了賽門這段時日的思念之深、愛戀之苦,望見那塑膠製的齒模啃出下唇一片鮮藍,他更是渴望深深擁抱自己漂亮的PL600。
  
  然而當兩人回神時,賽門已毫無猶豫的丟下了黑傘,將馬庫斯捲入一枚瘋狂而深重的吻中。
  
  馬庫斯不可置信,事隔許久之後,自己竟然仍能如此擁著愛人、相吻雨中。在賽門堅定柔和的懷抱裡,打在周身的雨滴彷彿都化作望穿秋水的低語,滌去過往夜夜輾轉難眠的苦痛,在彼此的耳際奏著最深最濃的情誼。
  
  兩人在一道閃電中拉開了距離。
  
  「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賽門的嗓音滿是濃厚的鼻音,好不容易穩下情緒,他卻忍不住立刻向馬庫斯吐盡千言萬語。
  
  「……我也是。」馬庫斯低低的說道,如今滿心失而復得的喜悅,他又怎能故作分離那日的無情?
  
  強忍抽泣的賽門抬首望入馬庫斯淺色的虹膜,望著晶亮的雨珠隨那澄澈的角膜滑落。他早已不知對方臉上滂沱究竟多是雨水抑或淚水,此時的賽門卻也無心分辨,彼此只需要知道對方在身旁便已足矣。
  
  「你們兩位在這裡做什麼呢?」一旁卻有人打斷了這完美的瞬間。
  
  賽門緩緩回頭,驚覺來者竟是兩名巡邏中的人類員警!馬庫斯全身一凜,反射性的拉過賽門往身後護住,卻不經意暴露了自己的面孔。
  
  「是那個異常仿生人!」
  
  馬庫斯誤傷卡爾的兒子一事尚未塵埃落定,警局便仍有馬庫斯的通緝令。賽門看著馬庫斯朝自己投來義無反顧的一眼,明白對方即將再度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那哀愁淒絕的視線便幾乎凍僵自己體內的藍血,使他畏懼的不敢半分鬆動抓著馬庫斯的手。
  
  一切都彷彿那日重演,只是此時的馬庫斯沒有道別的時間。
  
  「賽門…!」馬庫斯定定的望著身旁的愛人,明知對方肯定無意讓自己受捕報廢,卻不知現下千鈞一髮之際,賽門有什麼非說不可的要緊之事。
  
  賽門則同樣深深望入馬庫斯心坎裡,翦水的雙眸又泛起了一股淚波。「不要再離開我了,馬庫斯……」字字句句無不重重轟擊著馬庫斯的內心。「帶我走。」
  
  馬庫斯只花了賽門闔上雙唇的片刻猶豫。
  
  那瞬間,賽門彷彿看見馬庫斯的背影變得無比巨大,對方更是毫不猶豫的抓起那籃日用品往員警身上砸,而後趁著聲東擊西的空隙抽身,緊握起賽門雨濕的掌,飛快奔向槍口無法瞄準的小巷、奔往彼此內心的渴望。
  



  #

评论
热度(51)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