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馬庫斯X賽門】小插曲 III

為什麼寫到第三篇了呢
我不清楚
就是覺得
好像必須寫下去(•ω•ˋ)
但看著自己的文
只覺得愈來愈痛苦
我該去再多吸食一點底特律

* OOC
* 文渣
* 我到底在寫什麼
* 希望他們幸福

————————————————————————

  卡車直接撞毀了模控生命店面的大玻璃窗,不僅是造成天文數字級別的損失,也為店內的仿生人開啟了一道名為自由的大門。
  
  馬庫斯沒有讓賽門的離去成為起義的阻力,相反的,他更積極擴大耶利哥的規模,彷彿希望把自己種種駭人聽聞的壯舉,透過媒體的大肆渲染後傳入賽門的耳裡。
  
  這絕對不是一件易事,馬庫斯卻早已習慣強求自己堅強:無論是上街時遭人推打辱罵、抑或誤傷里奧後被迫離開卡爾的家,馬庫斯相信自己至今仍是一塊頑鐵,只會在壓力下愈挫愈強。然而當馬庫斯俐落的躍下駕駛座時,他驚覺自己的視線竟隨著位移產生了偏差,彷彿程式已在發出警訊,告訴自己是時候承認自己受了傷。
  
  因為馬庫斯看見了,在那擺放各型仿生人的展示架上,一台PL600正對自己露出程式中預設的溫柔笑容。
  
  馬庫斯只覺熱淚盈眶的自己不可理喻。
  
  他只是個與賽門相同型號的仿生人,更只是個機器,沒有記憶、沒有思想的機器,只懂得如何服從命令的機器。但是為何一台尚未轉化的機器,竟使馬庫斯的記憶如狂潮般不定,沖刷得RK200都要因暈眩而昏迷?
  
  然而自己有更重要的使命,他必須要幫助面前的所有仿生人覺醒。馬庫斯強硬的如此告訴自己,有意忽視少去LED燈的額角傳來的莫名高溫,便覺自己的身軀再度恢復了行動的能力,步伐也再度回歸俐落自信。
  
  若自己真的思念賽門,任何任務都不該有失敗的理由。馬庫斯對自己低語。賽門的犧牲對耶利哥而言是英雄的壯舉,因此,自己也該成為他心中的英雄。
  
  RK200心語的無比豪氣干雲,卻仍在步到那PL600面前時停頓了步伐,彷彿虔誠的信徒在教堂內眼見聖光,便因那過於耀眼的光芒而心神一蕩。
  
  那PL600與賽門絕非一體,卻已足夠令馬庫斯思念。
  
  每每望入那映著天空藍的雙眸,馬庫斯都彷彿看見了整座底特律,彼此在耶利哥隱蔽角落低語的身影、在碼頭攜手翻越貨櫃的默契、在播報大樓生離死別的痛心,愈是記憶猶新,馬庫斯便愈覺心底暗潮洶湧。
  
  自己曾經誇下海口,誓言守護那對眸中全部的溫柔,並在最終還予他們的主人與所有仿生人相應的自由。
  
  但現在自己面前的PL600卻只是一具空有外貌的軀殼,沒有絲毫兩情相悅的溫情、沒有任何患難與共的記憶,即便仍然保留馬庫斯的幻想,卻已失去了最重要的愛與連繫。
  
  馬庫斯漸漸在記憶中喘不過氣,太強烈的思念與恐懼奪去了機體運轉的能力,他卻仍看到面前的PL600對自己一貫的微笑,神情純潔得恍若新生的水晶。
  
  如此陌生,如此熟悉。
  
  馬庫斯突然對自己凜凜的一笑。
  
  正因為面前不是真正的賽門,自己不是更該為他創造一座完全自由的天堂,再將賽門風風光光的迎回來?如同首次衝破程式的束縛,馬庫斯在迷惘中尋回了方向。
   
  下一瞬,他便不帶任何猶豫的伸手,轉化了面前的仿生人。
  
  待到而後,馬庫斯站上櫃台,對在場眾人發表一席振奮人心的演講,他的心情只是愈發的堅定。沒有人能夠治癒馬庫斯拋棄賽門的傷,前者卻選擇不再隱瞞自己心上的疤,因在他的記憶中屬於賽門的溫柔,已經教會他如何堅強而非逞強。
  
  而馬庫斯在等待,等待賽門回到耶利哥後,親口將這道理刻在自己唇上。
  

  #

  
  馬庫斯又做了一個夢。
  
  他夢見賽門回到了耶利哥,並彷彿仙靈般出現在一處滿是鏽蝕的轉角。
  
  望見那張熟悉的面容上滿是或深或淺的傷口,嘴角甚至染著些許乾涸的藍血,馬庫斯竟是哽咽的說不出話。左腿上的槍傷、髒髒亂亂的金髮,夢中的一切都與別離那天太過相像。
  
  而那賽門也與平時同樣的沉默,一對善語的眼眸滿是與馬庫斯相同的驚喜。
  
  我好想你。
  
  馬庫斯夢見自己的話語話梗在咽喉,雙臂卻已不由自主將賽門擁在懷中,行雲流水的動作彷彿已在無數夢中排練過。
  
  賽門也伸手守護住馬庫斯少見的脆弱,額角的LED在對方的肩上亮起了代表著安心的藍光。
  
  而後馬庫斯發現,這不是夢。



  
  #

评论(6)
热度(46)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