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馬庫斯X賽門】存梗 01 主人與大型犬

誰來阻止我繼續做蠢事...
原本只是和朋友討論馬賽的諸多可能性
這草稿就誕生了ˊˇˋ
請輕拍
感激不盡QWQ

* 文渣
* 草稿
* 大量OOC地雷
* 寫起來沒有萌萌感ˊˋ

—————————————————

〈一〉
賽門是馬庫斯家的大型犬,跟著主人住在一棟破舊的小閣樓上。
馬庫斯的職業是畫家,師承非常有名的繪畫大師卡爾,但是因為年輕剛出道,名氣尚未建立,收入不是很穩定,因此只能帶著自家狗狗租一間小套房,一人一狗擠在一張破舊的小床墊上。
雖然馬庫斯與賽門的生活有些簡陋、有些擁擠,但是兩人每天相依相伴的跑畫室、各地取景、篇購必需品,偶爾有閒錢時還會到公園一角的霜淇淋攤,彼此分享一枝香草霜淇淋,倒也過得十分愜意。
賽門非常愛牠的主人,除了相信馬庫斯有朝一日一定會飛黃騰達,更相信自己能夠跟主人永遠作伴。因此即便彼此常因經濟問題三餐不繼,賽門也始終對馬庫斯不離不棄,更是在主人沮喪之時窩在對方腳邊,眨眨天空藍的眼睛替他分憂解勞。
馬庫斯也非常愛賽門,更把對方視為自己一生的伴侶,但是迫於現實與環境的考量,馬庫斯仍忍不住在夜深人靜的時刻思考,自己的一貧如洗是否會導致賽門挨餓致死?
不願讓這種狀況發生的馬庫斯便開始兼差打零工,在賺錢餬口時也不斷汲取創作所需的靈感。

〈二〉
一天賽門一如往常的陪馬庫斯到工作場所,溜達幾圈後便在主人身邊乖乖坐定,一旁有個識貨人見到賽門與馬庫斯如此人犬一心,連忙跑上來與馬庫斯客套。
「你好我是XXX,這是你的狗嗎?長得真是漂亮,不愧是名貴的OOO種犬啊!」
那人說得天花亂墜,不知賽門品種的馬庫斯只能連連點頭稱是,識貨人一看機不可失,連忙說出自己的意圖。
「其實呢,我是個寵物商人,我希望能夠買下你的狗,我保證絕對會替他找到一個愛護他的主人,你看這個數字如何?」
識貨人一開便是馬庫斯想不到的天文數字,他當場便陷入了兩難。
賽門可是馬庫斯出生入死的好夥伴,怎麼能夠用金錢衡量?但是若是賽門繼續跟著自己,恐怕自己還沒出名,賽門就被活活餓死了。
愁腸百結的馬庫斯最後為了經濟考量與賽門的幸福,只好忍痛把賽門交到了識貨人手上。
賽門各種抗拒掙扎不肯跟著識貨人走,馬庫斯只得心如刀割的摸摸牠金色的毛皮,望進那一雙熟悉的藍眼睛,沉痛的對牠承諾道:
等到自己事業有成,一定會把賽門買回來的。
賽門知道主人的堅決,只得低低的嗚咽了幾聲,才順從的隨著識貨人的腳步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那晚馬庫斯在一個人的床墊上輾轉了一夜。

〈三〉
其實賽門根本不是什麼名貴的犬種。
那人也不是什麼寵物商人,他真正的身分是生物科技研究員,最近正在執行一種禁忌的基因改造計畫。
他們的目的是修改生物的基因序列、染色體對數,強迫一種物種突變成另外一種物種,從此以後許多如糧食需求等問題都能得到解決。
但是他們需要夠強壯、能夠捱過實驗與研究的實驗品,最好是對生存有強大的執念,或是有特別深刻的愛、特別豐富的情感的動物,如此撐過蛻變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研究員便在賽門與馬庫斯的互動中發現了賽門的潛質,他認為,賽門對馬庫斯的思念與愛正是他最優秀的特質。
被帶入實驗室以後,賽門就開始接受各種慘絕人寰的實驗(´;ω;`)被不斷注射不明藥物、強迫照射放射線促進突變等等。
有好幾次賽門都差點因為體力不支或意識不清而死掉,這時候科學家們就會給他看馬庫斯的影像(從賽門的記憶裡偷裁出來的),然後賽門就會奇蹟似的又充滿了活下去的動力。

〈四〉
如此反覆的循環持續了一段時日,賽門感覺到自己一點一點的愈來愈不像自己,思緒變得清晰了、色彩變得鮮明了、嗅覺變得遲鈍了、四肢變得畸形了、鼻子變得短小了。
科學家們也驚奇著這樣的發現,有一天他們照常在結束實驗前播放馬庫斯的影像,賽門看著記憶裡的馬庫斯最後的道別,突然好希望自己也是人類,便能用人類的語言告訴馬庫斯:自己絕對不會再咬壞他的外套,拜託馬庫斯不要走。
就在這時候,賽門的執念,使他變人了ヽ(✿゚▽゚)ノ
科學家的實驗成功了!
賽門從一隻金毛大型犬變成擁有一頭金髮的人類!
而且他還長得特別美麗!
科學家們無不驚喜這樣的轉變,連忙七嘴八舌的討論要怎麼風風光光的把這個成果公諸於世。
待在實驗槽的賽門已經有了一般成人的智商與理解力,他雖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變作如此,卻不想成為這群科學家炫耀的作品。
種種不公平的情緒與眼前馬庫斯的形象重疊,賽門第一次知道了自己要逃脫、要反擊、要回到馬庫斯身邊!
聰明的賽門就在研究員打開實驗槽時一躍而出,咬傷(?)許多不明所以的科學家,四腳著地的一路逃出生天。
科學家們從來沒想過實驗品會逃跑,因此各個沒有應對措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賽門找到一間員工的更衣室、搜刮走一些衣物,最後奇蹟似的從研究院中逃脫。

(拜託誰也來告訴我原著的賽門是怎麼回到耶利哥的Σ(;゚д゚))

〈五〉
賽門沒有維持太久四腳著地的姿勢就覺得腰部疼痛不已,他知道自己現在看起來像是個人類,若是要回去找到馬庫斯,便要有人類的樣子。
賽門於是學著以後腿行走,再換上從更衣室裡偷來的衣物(大概就是遊戲中遊行時的那套),若是當時有任何人類在場,他肯定立刻就能知道自己看起來多麼有魅力。
賽門循著味道和記憶找到了人跡,雖然區域有些不同,但確實是自己以前居住的城市。
賽門十分興奮的在街上又跑又竄,希望找到馬庫斯的身影,但是自己一來不清楚方向,二來看不懂路標,晃了一陣子以後只好乖乖地停下來找人問路。
沒想到路人竟回答他:
「馬庫斯?你是說最近紅透半邊天的知名畫家馬庫斯嗎?你看那裏的電視牆,上面正在播報有關他的採訪。」
路人說著指了指廣場的方向。
賽門幾乎是飛也似的奔到了電視牆下。
而螢幕上,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聲線,正是賽門這些日子來朝思暮想的馬庫斯。

〈六〉
『馬庫斯先生,作為遠近馳名的繪畫大師,您的未來想必是一片光明。』
「我不敢自稱是繪畫大師,對我而言,我的恩師卡爾才當之無愧這個名號。」
『您真是謙遜。那可以請您分享一些有關繪畫的經歷嗎?』
「(吧啦吧啦)」
『(吧啦吧啦吧啦)』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感謝您,馬庫斯先生,在採訪結束前,可以再請問您,當您成名之後,您第一件想做的事是什麼呢?』
「……(沉默)」
『馬庫斯先生?』
「……我最想要把我的朋友,賽門,帶回來。」

〈七〉
賽門不由自主的在電視牆前哭了起來。
馬庫斯,果然也還記著自己。

〈八〉
賽門帶著一對通紅的眼眶,詢問大街上的所有人馬庫斯的住處,有個好心人便指了馬庫斯的工作室的方向。
原來馬庫斯成名之後,便集結了過去認識的許多藝術家如諾絲、喬許等,共同組成一間藝術工作室「耶利哥」,現下幾乎與馬庫斯本人同樣在國際上享有盛名。
在見到耶利哥的大門前,賽門幾乎設想了一百種自己與馬庫斯重逢的反應:可能是像過去那樣直接撲到對方、舔得他一臉黏答答的口水;也可能是像偶爾馬庫斯遠行歸來時,興奮的靠近他的大腿,蹭得他一身金黃色的狗毛。
但自己現在不是以前的模樣了,不能再像隻大型犬一樣撒嬌。賽門認真的告訴自己。絕對不能造成太大的騷動。
然而當他暢行無阻的衝破耶利哥的大門,見到方從私人畫室走出來的、那抹熟悉的身影,賽門直勾勾的藍眸便再也離不開自己的主人。
「馬庫斯…!」賽門不高不低的喊了一聲。
此時全耶利哥的視線都集中到了賽門,但很快又轉移到了馬庫斯身上。

〈九〉
私心賽門的OS:
我成功了!我叫了馬庫斯的名字!(灬ºωº灬)

〈十〉
馬庫斯頓時有些不知所措,他並不認識這突然闖進來的男人,即便他有一對熟悉的藍眼睛與金髮,但自己曾說過,耶利哥不會拒絕任何有心加入之人,便也不打算趕賽門出門。
「你……是我的粉絲嗎?」馬庫斯親切的說。最近確實是有不少狂熱粉絲會闖進耶利哥,只為了見見最近當紅的頭條人物。
賽門不懂粉絲是什麼,便搖搖頭,眼眶中湧上了破鏡重圓的淚水。
馬庫斯仍然沒有認出賽門。
「還是,你想加入我們呢?」馬庫斯說到此處,雙眼放出了明亮的光芒。他一直是特別喜歡有新血加入耶利哥的行列。
賽門搖搖頭。但想了想,自己本來就跟著馬庫斯,早已算是耶利哥的一員,又點點頭。
馬庫斯有些被搞糊塗,因而無奈的笑了。
「那你可以先告訴我,你是什麼人嗎?」
賽門聽到馬庫斯問道自己的名字,早已不付存在的尾巴都在空中大大的甩動。
「我是賽門!」

〈十一〉
耶利哥的眾人都因這個名字而一震。
「這麼巧……」諾絲首先喃喃自語道,她的平板上面仍然在重播馬庫斯的採訪,此時正到尾聲,記者問著最後一個問題時。
若要深究,喬許、諾絲與賽門認識的比馬庫斯更早,當時正是因為馬庫斯對賽門有股說不出的疼愛與深情,兩人才會說服馬庫斯將賽門領養回家。
馬庫斯一聽諾絲的話語,連忙重新整頓心情。天底下同名的人這麼多,況且自己的賽門是隻狗,面前的賽門是個人?
「賽門是嗎?歡迎你到耶利哥……」馬庫斯例行性的伸手打招呼,卻被賽門蹙著眉無視了。
「我就是,賽門。」賽門說著指了指諾絲手上的平板,努力憑藉著尚未發展的語言能力解釋。
馬庫斯聽了又是一愣,隨即又笑了。
賽門發現對方的眸中有些淚光。
「我在那個訪談裡說的賽門,是一隻狗。」
賽門差點沒生出一條尾巴,堅定的搖啊搖。
「我是賽門。」
賽門說著,拿過了一旁桌上散放的紙與筆。他只有看過馬庫斯如何畫畫,但當自己拿起了筆,便傳神的畫出了自己過去的玩具、彼此的小閣樓、那座霜淇淋攤的招牌。
馬庫斯看著面前陌生的男人繪出了無數熟悉的場景,心口突然一緊,彷彿自己深藏多年的心事與傷痛,都被對方讀心術的舉動道破了。
馬庫斯一藍一綠的虹膜泛起了更多淚水。
「諾絲,等等和卡姆斯基先生的會面,可以麻煩你處理嗎?」馬庫斯的嗓音有些不穩,外表卻依然冷靜的領著賽門,進入了會客室。

親爹別哭(´;ω;`)ヾ(・∀・`)

〈十二〉
「……你是賽門?」
賽門的藍寶石般的眸給予了回應。
「真的賽門?」
藍寶石上蒙上了一層水霧。
「你…怎麼突然變成了人類?」
說來話長,而且賽門不覺得自己有辦法好好的解釋清楚。況且,現在賽門更在乎的是,馬庫斯這樣斟酌用詞,是不是表示他不想接受這樣的自己?
馬庫斯突然一陣語塞,只能不住打量著賽門溫柔的神情,與其中彷彿無時無刻在支持自己的堅定。
馬庫斯突然想到,自己上次與卡姆斯基見面時,對方提到他的公司正在嘗試改變基因的科技,但至今應該是未有任何一項成功的案例,因此才會需要有些相關知識的耶利哥替他們繪製藍圖與圖表。
莫非賽門便是那萬中無一的特例?
思忖到此的馬庫斯開始逐漸相信自己的猜測,更相信面前的人是賽門,是捱過了無數風險未知的實驗、度過重重難關回到自己面前的賽門。
馬庫斯自知不是擅長哭泣的人,因此他只是很輕很輕的闔上雙眼,將賽門緊緊的擁在懷裡。

〈十三〉
「馬庫斯,你一開始沒認出我嗎…?」
「你變成了這個樣子,我怎麼可能認得出你來?」
「……(垂下眼)」
「……(揉揉賽門的頭)你回來了就好。」


TBC

评论
热度(46)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