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底特律】那天你不再愛我了

搭車的時間居然又是一篇_(:з」∠)_
覺得
重數量的結果
肯定就是品質下降
懇請輕拍

馬賽的部分詳見分手節奏(•ω•)
下面是漢康和900G的專欄
萌不萌
我自己不清楚QWQ
希望不會讓大家失望

* 漢康 900G注意
* OOC注意
* 脆弱的蓋文好吃
* 但我不知道這是不是OOCˊˇˋ

——————————————————————————


  凌晨,安德森家的臥室內。
  
  「漢克?」康納輕輕喚道身邊靜默的人,今天是週五的夜晚,應是漢克最有可能把自己帶到臥室、脫了彼此的衣服、做一些容易出汗的運動的日子;然而今夜的對方卻沉默得嚇人,連睡前的晚安都彷彿被徹底遺忘,令康納在感到有些不對勁之餘,決定開口打破先前的安靜。
  
  漢克卻仍背對著康納,一語不發。
  
  「漢克?」康納不死心,和緩的語調再度呼喚對方的名字,卻見漢克仍然靜靜的躺在被褥中,只是呼吸變得有些沉重。
  
  康納有些擔憂的掃描了對方的身體狀況——呼吸系統正常,心藏除了稍微心律不整一切正常,其餘生理機能也正常。漢克沒事。康納鬆了一口氣,卻仍不懂對方為何不肯對自己說話。
  
  是自己做錯了什麼嗎?RK800搜索著自己的數據庫。他並不記得自己有舔任何禁止觸碰的物品,也有每天和相撲出去散步,莫非是有幾次晚餐煮糊了造成的嗎?但康納認為漢克不是會因此生氣的人。
  
  康納持續賣力的搜尋自己的記憶體,卻在短期記憶區尋到了一個令自己軟體不穩定的記憶。
  
  「如果哪天你不愛我了」……。
  
  康納的LED閃起了一圈紅光。他還以為這天就像漢克說的,永遠不會到來。
  
  康納感覺自己的機體逐漸出現異常,彷彿有股名為悲傷的情緒逐步佔領了所有零件,連每分每秒的運轉都有如在將意識逼往自毀的邊緣,令康納不禁在掙扎中萌生扭曲的想法,認為拔除核心才是此時唯一的解脫……。
  
  康納甚至不知自己已強制進入休眠,只知當他再度睜開雙眼,窗外的太陽已高掛在天邊。
  
  漢克自然已不在床鋪的另一邊。
  
  康納掙扎的從床上起身,昨晚莫名的紛亂尚未完全平息,然而他卻強迫自己振作起來,尋找漢克、尋找解答。
  
  RK800有些踉蹌的走到客廳,一身有些發皺的西裝頗有幾分酒後亂性的模樣,此時的他卻不在意自己看起來什麼模樣,他需要找漢克聊聊,立刻,馬上。
  
  漢克一如既往的待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上播出他最愛的球賽,或許是看準康納進入休眠模式,漢克的手中還握著一瓶威士忌,令RK800想也不想便抽走了對方的酒瓶。
  
  「嘿!」漢克發出了惱怒的低吼,但當轉頭看見康納暗潮洶涌的雙眸,他便彷彿觸電般瞬間滅了氣焰,眼神甚至有些迴避對方的目光。
  
  康納突然有些難受。
  
  「你不該再喝這些東西了,漢克,」RK800神色強硬的說道,然而在例行公事般的阻止漢克慢性自殺後,他又回到了昨晚的糾結。
  
  康納的嗓音頓時出現了些許遲疑。「……而且,我需要關於昨晚的解釋。」
  
  「解釋」一詞令漢克不由自主的發顫。
  
  「解釋?」漢克喃喃自語,然而聽力極佳的仿生人卻清楚聽到了所有話語:「本來不想要弄得這麼尷尬……」
  
  尷尬?為什麼尷尬?因為有什麼的不能啟齒的事嗎?康納微微的瞇起雙眼,額上的燈光又泛起了危險的鮮紅。他說服自己是談判專家,不管面對任何艱難的處境,都能在最後迎刃而解……。
  
  漢克轉頭專注的望著康納的雙眸,神情隨著對方的沉默而逐漸尷尬。
  
  「康納,你知道……」漢克輕聲的說道,而他的康納則眨了眨眼整理思緒,確定現在的自己已準備好接受所有事實。「里德跟那個長得跟你一樣的仿生人的事嗎?」
  
  RK900?和里德警探?康納對這意料之外的開場白感到詫異,卻仍順從的點點頭,不知漢克葫蘆裡賣著什麼藥。
  
  見狀的漢克便也點點頭,又尷尬的呼了一口氣。康納發現對方兩耳微血管的血流量不正常的上升。
  
  「他們平常說什麼沒有卦,暗地裡還不是在廁所幹些見不得人的事,每次看到那個仿生人那張臉……」漢克不自覺逃避著康納的視線,使RK800意外的發現對方的心跳在不斷加快,語氣也變得十分躊躇。「為什麼那該死的仿生人跟你長得一模一樣?」
  
  聞言的康納不禁瞪大了雙眸,此時的他才意識到……漢克,這是在吃醋嗎?
  
  「靠,昨晚我腦袋裡都是那個仿生人跟里德的畫面,根本沒睡好……」漢克無奈的搔搔後腦,滿臉都是拉不下臉的羞澀與尷尬。「我記得你昨天有叫我,可是那時候我不敢看……康納?!」
  
  漢克的話語尚未完結,RK800已經一把撲上他的肩頭,巨大的衝擊差點讓兩人一起摔下沙發。
  
  相撲在一旁抬起了一邊的耳朵。
  
  「你……幹什麼啊?」漢克語帶不耐的說著,回抱康納的舉動卻滿滿都是寵溺。他看著RK800的面容埋在自己的肩上,彷彿不想再放手一般,連額上的燈光都回到了平靜的藍色。
  
  「太好了。」康納卻只是如此細聲說道。
  
  漢克不禁皺起了眉頭。他是說里德和那個仿生人這樣太好了?還是說自己因為這件事困擾成這樣太好了?
  
  然而看見康納而後一張如釋重負的笑臉,漢克也輕聲一笑,不想再追究任何細節。
  
  #
  
  蓋文看了看時鐘,晚上十一點整,心情便感到愈發的焦躁。
  
  他不知道那個該死的仿生人發生了什麼事,最近一連幾天都不發一語,連以前固定十一點要自己睡覺的慣例也消失了,一天最多的對話更莫過於「副隊長找你」、「有工作」這類的公共事務,種種冷漠的行徑都使蓋文感覺……那個仿生人終於不再在乎自己了?
  
  蓋文被這想法狠狠甩了一個耳光,因自己理應感到欣喜若狂。
  
  但事實卻是,蓋文的目光總是不經意的停留在RK900身上,無論是調查時休息的片刻、查閱資料時偶然抬頭的瞬間、和同事打屁時恰巧別開的視線,蓋文發現自己無法不去尋找RK900的身影,哪怕每回對方都只是在一旁靜靜的待機,抑或完美躲避了自己的目光,蓋文都無法停止自己這般變態般的行徑。
  
  彷彿被制約了一般,蓋文只覺自己像是個天生必須服從程式的仿生人。
  
  真他媽的可笑。蓋文自嘲的想著。自己居然愈來愈接近被自己看不起的那種人。
  
  思索到此的蓋文回頭又瞥了瞥在自家公寓一角待機的RK900,見他清麗的面容恍若石膏像般沉默,棕色的長睫靜靜捍衛著那雙澄澈的雙眸,忽然懷念起過去對方總與自己針鋒相對、卻也總對自己目不轉睛的目光。
  
  該死。蓋文又狠狠的一罵,百無聊賴的滑開了手機的社交軟體。
  
  然而他在看了不到五分鐘以後便決定關上。
  
  如今社群網站上滿是安德森副隊長和他那該死的仿生人的合照,自從兩人藉公務之便共處一室後,他們便順理成章的過起新婚夫夫的幸福生活,有事沒事便在網路上公佈兩人相親相愛的模樣,看得也有一台RK仿生人的蓋文心裡不免……。
  
  他媽的,為什麼我的RK900明明比那台破800要好多了,他卻老是跟自己作對?現在還連看自己一眼都不肯了!
  
  蓋文憤怒的將手機摔在一旁的沙發布上,心頭種種吃味、委屈、惱火的情緒頓時糾結在一塊,噎得他想也沒想便走到了RK900面前,眼角泛起了一抹不自然的紅暈。
  
  「喂!」蓋文對著RK900怒吼,伸手本要狠推對方一把,卻被仿生人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握住手腕,擱在一旁。
  
  「我想這不是叫醒他人的最佳方式,警探。」RK900平靜的說著,清澈的雙眸仍是那專注而冷肅的神態。
  
  蓋文無法否認自己有些欣喜,只因對方終於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然而他最後仍為了維持形象而甩開了RK900的掌握,面容因尷尬與羞澀而扭曲成彆扭的模樣。
  
  「你這傢伙……終於肯說話了是嗎?」蓋文仍舊傲然的說著自視甚高的話語,輕蔑的模樣只是為了掩飾心底陌生的……寂寞。
  
  而RK900只是靜靜的望了蓋文一眼,又逕自進入了休眠狀態。
  
  蓋文這下連額頭的青筋都爆了出來!
  
  「喂,混蛋!我在跟你說話!」蓋文胡亂的一拳直擊RK900的左頰,尚未觸及卻被對方伸臂一擋。警探甚至不及感到驚訝,仿生人便已伸出修長的左臂箝制了他的咽喉,單臂一舉將他懸到半空中。
  
  蓋文發出近乎窒息的悶哼,張口又胡亂罵了聲髒話。
  
  RK900則是面無表情的望著他,肅殺的容貌看來隨時都能輕易的殺了手上的人類。
  
  應是生死交關的瞬間,蓋文卻沒有應有的憤怒與緊張,望著RK900莫名專注的眼瞳,他反而因對方的注意力而自在,彷彿壓抑了許久的心事,如今終於得到了解放……。
  
  「我想你有很好的理由攻擊我,警探,我的修理費可是非常昂貴的。」RK900不帶情緒的說著,卻覺蓋文的神情與平常不同,尤其在那糾結不平的眉宇中,竟多了一分……不尋常的脆弱。
  
  「你……這段時間裝什麼啞巴?」蓋文呻吟著咒罵,持續泛紅的眼眶卻出賣了他的心慌,彷彿因現下的場合只有彼此,他便能肆無忌憚的表現出自己脆弱的模樣。「該死,你以為…你以為我是你隨便跟一跟就能丟掉的東西嗎?你以為…黏著我這麼久,你能隨便就跑掉嗎?你……這段時間為什麼不天殺的說幾句話!」
  
  RK900靜靜望著蓋文通紅而彆扭的面容,下一瞬,嘴角竟勾起了一抹勝利的微笑。
  
  蓋文忽覺自己似乎又中了對方的某個陰謀。
  
  「我還在想,你要多久的時間才會受不了,里德警探。」RK900輕輕的說道,手頭卻不放開對方的頸部,反而伸手一甩將蓋文扛上自己的肩頭,大步流星的往臥室走去。
  
  「你……什麼?!」蓋文因這姿勢羞得滿臉通紅,喜悅與震驚交加的感受卻使他咽喉一噎,連揮在RK900背上的拳頭都顯得軟弱無力。
  
  RK900因而輕鬆的推開了臥室的門板,隨機將肩上的重物一把丟到被褥間,臉上滿是危險的笑容。
  
  蓋文痛恨此時的自己竟該死的有些期待。
  
  「你還記得,之前我曾經在辦公室叫了你,卻沒有說任何話?」RK900低聲的問,而後順手鎖上了房門。「你知道那時候我想說的是什麼嗎?」
  
  毫不意外的,RK900並不要求回答。
  
  「我那時候想問,『如果哪天你不再愛我了,會怎麼樣』,」仿生人在黑暗中逐漸靠近蓋文。「但我知道,你肯定會要我滾,或是拿東西砸我,」仿生人的手指劃開了黑暗,觸上了蓋文的肌膚。「所以我在想,你會不會想知道,『如果哪天我不愛你了,你會怎麼樣』……」
  
  蓋文下意識想要給對方一拳,大罵他是下流無恥的變態或寄生蟲,然而這熟稔的接觸與聲線卻使他在思念中臣服,即便心底有萬般的不願與糾結,他也難得溫順的接受了RK900傳遞來的體溫,與親吻。
  
  「……你的表現好極了,蓋文。」
  
  
  
  END

评论(9)
热度(131)
  1. gracelam白晨 转载了此文字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