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別名埃達蘇。夢想成為大手與大觸,最後卻只能抱緊圓滾滾的自己,躲在角落裡哭泣……

【JacobXArno】一個月系列 02 相隔一個月

繼上次的「一個月之前」
這個系列大概都不會有標號ˊˋ
文長有點超出預期
所以可能會多寫幾篇
希望大家能夠原諒我的更新速度ˊˋ
也希望大家喜歡

P.S. 文中提及「紳士」的部分請唸作「變態」

*Arno→大學生,Jacob→街頭格鬥士
*OOC警報
*文渣
*隱雙E(EvieXElise)
*不是很擅長寫一見鍾情ˊˋ

——————————————————————

  兩人相遇的契機若是險些發生關係,這可能不會是什麼美好的回憶,因此一絲不掛的兩人在稍微醒酒後開始努力彙整各自的記憶,以免互有好感的對方從今以後再無交集,現場好比刑事案件的法庭要為嚴肅正經。

  Jacob好心的將唯一一條被單讓給Arno,而自己暫時拿一旁的衣物蔽體。

  「所以,你那些朋友只說要來『找樂子』?而沒有說清楚?」Jacob感覺此時的自己像是個射後不理的人渣,正在努力與女友解決未婚懷孕的問題。

  而Arno包裹自己的模樣也像個一時衝動的少女,點頭間不斷責難自己為何如此容易酒後亂性。

  Jacob因此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有些慶幸自己即時懸崖勒馬,也慶幸Arno不是那種得了便宜會賣乖的男人,別頭時更譴責自己居然借著酒力欺壓上了這看起來便是乖乖牌的大學生,絲毫忘了自己若是沒有輟學也該是個大學生。

  「好吧,那、Arno,」尷尬的欲言又止,Jacob不知自己再直呼對方的名諱是否恰當。「我老實說吧,你那些朋友根本不是為了和你熟才邀你去那個格鬥場,他們會帶你來是因為我,」

  嗯,我現在知道了。Arno心語。

  「我在格鬥場混了很多年,打出了一些名號,你那些朋友就希望我可以罩他們,代價是會介紹一些同學給我認識,」

  而我就是他們代價是嗎?Arno後悔自己實在太過急於證明自我,先前只是受到皮肉上的傷痛,此刻卻是險些出賣自己於陌生人身下,接下來會是什麼?被販售器官或賣到海外嗎?

  別過頭不願面對Jacob不知摻雜何樣情緒的目光,Arno不想讓對方、顯然相當放縱愛慾的對方知道自己雖然拒絕交歡,卻確實對他抱持好感。

  然而Jacob的反應卻使Arno心頭一震。

  「所以、我很抱歉讓你因為我們的協定而受到驚嚇,也很抱歉我沒有控制自己,我希望你能夠忘記今天晚上的不愉快……」我還想再和你見面。我不是那種來者不拒的玩家。我想再多認識你。Jacob沒有開口將一切全盤托出,只因他從來不是一個特別細心或特別溫柔的人,也不知如何反應才不會再將Arno往反方向推開。

  Arno實在不敢相信自己自對方眸中讀出的挽留。

  #

  Arno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給了對方自己的手機號碼,甚至同時記下了屬於Jacob的數字,使得那段險些失控的肉體摩擦霎時恍若夢境般虛幻不實,也令自己對節操一詞的定義變得更加模糊。

  Arno Dorian,你絕對是被壓力逼瘋了。回想起酒吧裡Jacob過近的笑顏,Arno實在怨恨自己居然會因此心跳加速,即便再次憶起一切起因只是那些同學攸關利益的謊言。

  「怎麼樣?Arno,昨晚去格鬥場好玩嗎?」偏偏Elise又於午餐時間往Arno的胸口射出一箭。

  Arno不知是否該慶幸自己沒有把午餐吐在面前的餐桌上,卻明白Elise絕對能夠察覺自己悶不吭聲的原因,因此只是沉默的讓時間替自己回答一切,直到美麗動人的青梅竹馬了然於心的點點頭。

  「這樣啊,」Elise叉起生菜的動作依舊優雅,伸手拍了拍對方的肩頭。「那麼,我今晚要和Evie去市中心逛逛,你要來嗎?」

  當你們的電燈泡嗎?如此心語的Arno默默嘆了口氣,再度羨慕起Elise有個能夠倚靠的伴侶,隨即慶幸手機的訊息提醒搶先阻擋了自己的回應。

  謝天謝地。Arno向Elise做出一個抱歉的手勢,接著臨陣脫逃似的點開了手機的電源鍵,殊不知在那小小的四方形螢幕上,一條署名「Jacob Frye」的來訊使自己心中掀起無限波瀾:

  「你今晚有空嗎?或許我們可以見個面?」

  如此紳士的話語實在不太適合昨晚以一擋十的競技場冠軍,Arno不加否認自己有些驚喜對方如此迅速的發出邀約,同時相當感激Jacob令自己避免了一場尷尬的出遊,因此幾乎跳過猶豫時間的抬頭婉拒Elise的邀請,忘了此舉便是在延續自己無心插柳的孽緣。

  Jacob邀請Arno在公園畔的一間小餐館共進晚餐。

  果然十足英倫紳士。赴約時如此心語,Arno打從初見之時便覺得Jacob一身皮衣襯裝絕對是注重體面的人物,此刻更猜測對方莫非是那種少不更事的富二代?種種疑問卻被留到Jacob有禮的向自己舉杯致意時,原因絕非對方身上過於合身的筆挺華服。

  「感謝你的邀請,」Arno不知自己是否露出了少女面對心儀對象的表情,因見Jacob笑得愈發迷人。「衣服不錯。」

  「也感謝你願意赴約,」知道彼此皆不是說話冠冕堂皇的人,Jacob很快的讓氣氛調整到了最舒適的節奏。「但我想應該不只有衣服不錯?」

  侍者送上了開胃菜。

  「確實不只,」Arno很欣喜地發覺彼此都沒有動用餐具的意思。「倒是,我還滿驚喜會收到你的簡訊,我以為你是個大忙人。」

  「若為了美好的事物,我可以空出所有時間。」Jacob的神情永遠自信而充滿力量,即便在幾杯過喉與Arno的莞爾一笑後轉而自吐背景,滿不在乎的聲線提及了自己自幼失去雙親和與姐姐同住,仍舊寬厚的肩胛不見頹喪。

  Arno竟因此心生惺惺相惜,只因自己也是失怙失恃且獨居宿舍。

  「我很早就離開學校那種滿是墨水臭味的監獄、開始在這座城市討生活,我不是很相信多唸點書可以改變什麼,至少我目前的一切都不是靠那得來的,」搖搖頭將最後的餐點送入自己口中,Jacob相信Arno絕對有讓人坦白無遺的神奇魔力,而且他實在無法拒絕對方帶有力場的誘人視線。「抱歉,我一般不常和別人說這些,你一定覺得很無聊吧?」

  標準的調情手法:激起對方的母愛與同情心。沒有預料此事的Arno表示自己很樂意分享Jacob的一切,不經意洩漏自己已然孤單過久的事實,主動表示好感的舉動恍如刀俎上的羔羊。

  所幸Jacob並非屠夫。

  「那麼你呢?你來自哪裡、或者是你家裡有什麼人?總是我在說感覺對你很不好意思。」Jacob的眸子中充斥著赤子般好奇的神態,雖然與結實的肌肉有些違和,卻不阻止已然墜入情網的Arno側頭也開始敘述自己的故事。

  Arno說自己的父母離開得很早,才聽從青梅竹馬的建議就讀此處的大學——當然也提及了對方遇見真命天子後的景況——過去是個調皮搗蛋又性格乖張的小魔頭,現在稍微學乖卻遇上升學與轉職的危機,若非巧遇Jacob轉移了大部分注意力,自己可能便是那因壓力過大而患上文明病的現代人之一。

  「原來你也是那種從小跟人打到大的人,」Jacob的面容因巧遇知己而精神一振,前傾的背脊拉近了彼此的距離,不可置信雙方的共同點竟是有增無減。「不過很抱歉,我沒辦法提供你什麼建議,對我來說,你能夠離開學校、和我一起闖蕩才是最棒的選擇。」

  這是變相的告白嗎?Arno沒有開口詢問,彼此的心意早已顯而易見,似乎沒有再次強調的必要。

  然而此時的兩人皆未預料,這句話竟成了彼此關係生變的最大原因。

  餐廳既定的小提琴表演開始的正是時候,一名身穿白色西裝的高瘦男子對所有客人完美的鞠躬,拉開琴弓便是瓦克斯曼的《卡門幻想曲》,絢麗浪漫的音符圍繞兩人相纏的視線或許最適合一枚曾被酒精洗刷的深吻,Arno卻不敢放縱跌入證明自己相當浪漫的泥淖,猶豫不決的模樣令Jacob淡淡一笑。

  「Arno,你願意和我去一個地方嗎?」

  #

  「這就是你所說的『地方』?」望著面前堪稱全城最高的偉人雕像,Arno不明白為何同樣反骨的Jacob會帶自己來「瞻仰遺容」,卻見對方在通常空無一人的四周悄悄打量幾番,神情興奮得恍若暗藏玄機。

  並不懷疑對方將在此將自己吃乾抹淨,Arno深知自己絕非一個禁慾的人,甚至挺喜歡在微醺、絕非爛醉的狀況下做些會讓神經興奮的事。

  「是、也不是,」然而Jacob似乎暫時停止了以下半身思考,踏著神秘兮兮的步伐拉近彼此的距離。「你信任我嗎?」

  聞言的Arno不禁笑了出來,在夜風中像朵盛開的鮮花。「現在我們要玩信任遊戲?」

  Jacob隨著對方的嘴角勾起微笑,幾步使前額幾乎貼上Arno的眉心,卻仍不揭曉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差不多,不過我得知道你信不信任我。」

  Arno知道自己不可能拒絕面前的男人。

  而Jacob也明白對方不會拒絕。

  下一瞬,街頭格鬥手已將手掌環過了大學生的腰際,以難得溫柔且驚喜不已的方式,令早已懷抱期待的Arno不禁在靠上對方胸膛時輕抽了一口氣,感受到熟悉的體溫與甜蜜的低語緩緩流過身軀,唇瓣火熱的索求著接觸以傳導熱能。

  Jacob卻將下頷橫過了懷中人的肩頭。「抓緊我,不要放手。」

  什麼?

  Arno幾乎來不及對這異樣的要求提出疑問,便見Jacob就著環住自己的姿勢朝雕像頂端舉起左手,隨即只聞一聲槍響似的發射聲響,兩人便被一股違抗重力的拉力扯上了那位偉人的頭頂!

  Arno絕對不會再發誓再也不爆粗口。

  驚魂未定的隨Jacob在雕像頂端坐定,臉色蒼白的大學生實在不敢置信彼此居然在一瞬間上升將近十公尺,卻見對方一臉促狹地享受被緊抱的優越感,正欲點燃的怒火便被莫名而來的羞澀沖刷殆盡。

  「怎麼樣?好玩嗎?」揮動自己左手的繩標發射器,Jacob興高采烈的介紹著這危險卻新穎的發明,強健的手臂始終紳士的維持於對方腰側,除了加固安全感外也是等待Arno平復情緒。

  大學生突然慶幸自己並不懼高。

  「這才是你要帶我去的地方?」搖搖頭適應高處的風速與視野突升帶來的暈頭轉向,Arno試圖坐正拉開彼此的距離,卻被Jacob攔在腰上的大掌阻止了行動。

  Jacob看見Arno有些遲疑的讓全身的重量委於自己,深色的眸子頓時滿是笑意,指著不遠處燈火通明街道的長指都浸滿了滿足。「沒錯,讓你受驚真是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讓你看看這上面的風景。」

  而Arno的目光卻非欣賞Jacob所指的「風景」。

  「謝謝你,我有個很愉快的夜晚。」捨不得將視線自Jacob稜角分明的側臉移開,Arno低語著連自己也感到誘人的話語,今天不過是他們認識的第二天、先前尚發生過那樣的插曲,但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彼此就像文學上常言的「靈魂伴侶」,而他更希望時間真能於此暫停,讓轉瞬即逝的剎那化作絢麗燦爛的永恆。

  「你知道如何讓這個夜晚更愉快嗎?」Jacob似乎永遠都有一個暗藏驚喜的話匣子。

  此時Arno很樂意打開。「如何?」

  霎時一個吻於夜空中綻放如璀璨的煙火。

  TBC

评论(23)
热度(21)

© 白晨 | Powered by LOFTER